忐忑的上課天

■   郭倩衡

上課鐘聲響起了,老師吩咐同學翻開課本的第十頁,這是中一級的首節英語課。班上的志莘(化名)一直低著頭並緊抱雙膝,對張老師的叫喚充耳不聞。數分鐘過後,他仍舊躲在桌子下面,顯得有點驚慌,其他同學便開始竊笑起來,老師也顯得束手無策。

按照我們的理解,志莘當時的感受是緊張及焦慮,加上躲到桌子下的退縮動作,他彷彿正在逃避一些事情。我們猜到志莘好可能是因為對學習英語產生了焦慮,內心感到無助及乏力,因而在有意無意下出現了躲藏的退縮行為,以嘗試避開其焦慮的源頭。

於是,我們開始試探志莘,對他的緊張和無助作出了回應,表示明白他對學習英語和初中適應的不安和焦慮。誠然,單是回應志莘的感受是不足夠的,必須為他尋求適當的解決辦法,才可協助他減輕焦慮。因為面對兒童及青少年的退縮和焦慮,回應感受是首要,但為他們提供出路才是輔導的最終目標。

志莘其實是一位有學習障礙的中一重讀生,我們曾向父母追溯志莘的成長資料,發現他是個早產嬰兒,由小到大各項發展也較同齡兒童慢,沒有嘗過成功的滋味,形成在心理學上描述的「習得性無助」(Learned Helplessness),意即人們因長時期處於學習上的困境而產生影響深遠的無助感。退縮(Withdrawal)與逃避(Avoidance)漸漸成為志莘的「防衛機制」(Defense Mechanism)。如要引領他走出困境,我們必須為他設計他能夠應付的學習材料,並給他學習上的選擇權,適時鼓勵也很重要。也就是說,發掘孩子自身的能力,因材施教。

其實學童常見的退縮或逃避行為,絕大部分是因為內心感到焦慮和害怕,且在不同年紀有不同的表徵。在年約一至三歲時出現的,原因可能是害怕和陌生人接觸、對一些大型物體、動物或新環境感到焦慮,同時不願意與父母或照顧者分離;在年約四至六歲時,孩子對社會人物的互動有所理解,退縮可能是因為害怕受傷、被遺棄或被責罰,他們也不願意和父母或照顧者分離;年約六歲至十二歲,開始進入更有系統的學校機制,退縮或逃避很大可能是因為怕錯、怕失敗或被批評,同時也因為朋輩壓力而感到焦慮。

孩子面對學習上的困難,焦慮和緊張是一些再正常不過的情感反應,退縮和逃避行為其實是向我們傳遞求助的信息。只要父母和老師們細心留意,多回應孩子的感受,嘗試鼓勵並與他們同行互勉,孩子會有更多的出路,沒有甚麼駕馭不了的焦慮情感和處理不了的退縮行為。


【 作者簡介 】
香港樹仁大學輔導暨研究中心輔導心理學家,香港執業之註冊輔導心理學家,現從事心理輔導及評估等工作,擅長處理兒童、青年及特殊學習需要學童之個案。

教協會與香港樹仁大學輔導暨研究中心正合辦「校本輔導專題培訓證書、高級證書及文憑課程」「生涯規劃輔導證書課程」,詳情請瀏覽本會課程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