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 2016年度《財政預算案》基礎教育全食白果

本報記者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上月底發表《財政預算案》,今年的財政盈餘可觀,儲備更高達8,590億元,較去年增長近400億元。本港財政基礎穩健,可是政府在教育投放的資源卻一直偏低,教育政策佔政府經常開支總額的百分比,更是回歸以來最低,由25%跌至21.5%,反映政府在主要公共政策中,對教育長遠開支的忽視程度。今年《財政預算案》,教育沒有任何新增項目撥款,有的只是沿用舊有和既定政策,而且在基礎教育上,更是連續第二年「全食白果」!

事實上,教育問題積壓不斷:中小學班師比例不善、中小學年青教師入職困難、中學小班教學無期、全日制幼稚園營運困難、幼師薪酬欠保障、大學資助學額不足等等,均是亟待資源改善的問題。

年青教師入職困難     津貼換常額有魔鬼細節

近年,最困擾中小學界的隱憂,莫過於大量年青教師無法入職,造成教學團隊斷層。本港中小學長期工作量超標,但同時年青教師卻又無法入職,出現這個荒謬狀況,乃源於政府不肯改善班級與教師比例,逃避增加經常性開支,學校面對日益增加的教學重擔,只好利用非經常性的津貼,聘請合約教師或教學助理應付工作。粗略估計,現時合約教師中小學各有約3,390人及1,850人,佔中小學體教師分別一成半及一成之多。

為編制教師提供職業保障,可反映政府對教師專業自主的重視,及對教育穩定發展的承擔。可是,本港班師比例不足的問題已持續多年,政府一直拖延檢討,加上以縮班應對學生人口下降的問題,令教師編制進一步萎縮。本會多次提出訴求,去年更通宵靜坐抗議,政府今年《施政報告》作出回應,提出將「高中課程支援津貼」及「生涯規劃津貼」轉為兩個常額教席,表示可提供約1,000個學位教師職位。可是,我們認為政府沒有增加資源,只將津貼轉換常額教席,會導致學校運用津貼大量聘請的現有合約教師/教學助理被裁減,造成教師團隊分化,也令學校工作量不減反加。就此,本會及中學界在計劃公布後均向當局表達憂慮及建議,例如補貼資源保留額外聘任的人手,但預算案並沒有作出修正。

班師比例亟待改善

歸根究柢,合約教師的出現,是常額編制不足以應付日常教學所需,因此只有增加常額編制才能解決問題,我們會繼續爭取改善中小學的班師比例,首階段小學由1:1.5提升至1:1.9;初中1:1.7提升至1:2.0;高中1:2.0提升至1:2.3,而特殊學校應按班資助,並因應其不同需要改善班師比例,藉此減少教師教節,釋放教師空間。我們更建議提供額外人手,支援學校的特定工作:

  • 中小學及特殊學校應增聘一名常額資訊科技統籌員,支援學校發展電子學習。
  • 將關愛基金津貼的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SENCO)常額化,並補足資源避免裁減基金聘請的額外人手;
  • 為每所小學提供至少一名駐校社工及一名學生輔導人員,並以常設編制聘任。
  • 因應視障兒童學校及群育學校調低每班人數,調整社工人手比例,以「一校至少一社工」為原則,確保每所特殊學校至少有一名全職社工跟進學生情況。

中學人口下降    危機未除

另一個困擾教育界的問題,是中學縮班所引起的學校人事動盪。我們年前已不斷向當局提出,減派政策和「三保措施」的超額教師保留期於下學年完結,將可能造成中學大幅裁員。政府今年《施政報告》終於提出學校如有需要,三保措施期內縮班的學校可申請延長超額教師保留期至2017學年。但我們必須指出,人口預計至2017學年回穩,但縮班的後遺症不可能在當年便立即消除,因此我們爭取參照「優化班級結構計劃」將超額教師保留期延長至9年,即至2020學年人口全面回升,可望重新吸納超額教師為止,以維持教師團隊完整;同時局方應善用人口下降改善教學條件,逐步邁向中學小班教學。


政策解讀:
每次財政預算案,政府都說教育經常開支是各政策範疇之首,每年還有增長,這不是很重視教育了嗎?可是,問題出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