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香港教育學院正名為大學

葉建源

>> 葉建源議員辦事處: 網頁面書

政府在上星期三(3月2日),向立法會提交《2016年香港教育學院(修訂)條例草案》的首讀及二讀,目的是把香港教育學院(教院)的中、英文名稱分別更改為「香港教育大學」及「The Educatio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這意味距離教院正式正名為大學的日子又近了一大步。

眾所周知,教院的學術水平近年不斷提高,已經符合申請成為大學的基本條件。早在2004年,教院已取得自行評審學位及以上程度師資訓練的資格,距正名為大學理論上只差一步之遙,想不到這一小步足足走了12年!在此期間並非毫無發展,2009年6月,當時的行政會議支持教院發展為一所以師資教育為主、輔以適當互補學科的多學科院校,亦即「教育為本,超越教育」;2010年開始,教院更獲得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認可,開辦哲學博士課程,足以證明其課程的質素保證、學院設施和教與學的學術質素已達到相當的水平。

政府也承認,根據2009年訂下的準則,教資會認為教院已具備大學普遍應有的質素和特質,完全符合資格加入教資會資助大學行列。因此,教院實際上已經升格為大學,只欠政府正式授予大學的名銜而已。

我對教院有著深厚感情

教院的正名,真是一波多折!政府於2007年以教院課程有欠「多元化」為由,拒絕批準教院正名。

事實上,教院過去因為沒有大學之名,損失不少。包括:阻礙了招收高質素的中學畢業生的機會;影響了與其他外地院校的學術交流;個別外地學者對教院的學術地位有所誤解,因而打消了任職的意欲。類似的例子,日積月累,影響其實甚大。最大的影響當然是收生,難以估計的是,過去有多少有志教育的青年因為教院不具大學之名而沒有報讀,這些都是香港教育界的損失。

管理層要秉持知識分子的良心

教院對於我本人而言,更有特別的深厚感情。我曾經擔任教院的講師,一做便是十一年,此一崗位是我到目前為止職業生涯中為時最長的崗位。當年的教院風波,我更是涉事人物之一。2004年,原任中大校長的教統局長李國章因強推中大教院合併計劃及其他原因,致電教院時任校長莫禮時教授及副校長陸鴻基教授施壓,留下「I’ll remember this. You will pay!」以及若教院不肯合併,最終會被「Rape」的「名句」。李同時利用行政手段打壓教院,不惜削減教院的資源來迫教院接受合併。這些往事,與現在港大副校長風波一併來看,更顯出高等教育制度的脆弱!

本人期望教院正名的立法程序順利圓滿,條例草案可於本立法年度內通過,讓教院能以「香港教育大學」之名,向2016年的畢業生頒發畢業證書。我更期望日後「香港教育大學」的管理層和教職員,都能秉持知識分子的良心,捍衛學術自主和院校自由;同時要教學與研究並重,繼續培訓更多具質素及品格優良的教師,作育英才,為推動本港教育作積極的貢獻,不要有負千辛萬苦得來的大學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