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談判與教師專業自主

權益及投訴部

香港教師的專業自主不但因教學專業議會遲遲未能成立,二十多年來都沒有得到合理的確認和進展,近日更因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的改組建議,可能出現倒退及專業自主被蠶食的狀況。觀望台灣的教師,十多年來一直面對政府試圖修訂《教師法》,威脅著教師的專業自主。到底台灣的教師工會如何阻止《教師法》的修訂?有甚麼法例是教師工會的盾牌?

確保工會進行集體談判的《團體協約法》

於2011年5月1日之前,台灣教師只能根據《教師法》組織教師會(即教師團體而非工會),名不正言不順地保障教師的權益。直至台灣政府通過了《工會法》的修訂,讓教師可以合法地組織工會,自此各縣市陸續成立教師職業工會或教育產業工會,「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全教總)亦於同年7月11日正式成立,目前已有19個縣市的教師職業工會或產業工會加入,教師人數超過8萬。

與此同時,台灣的教師工會亦可按《團體協約法》,要求學校就教師的基本工作權利與教師工會進行集體談判。此外,因《工會法》的修訂在2010年6月1日於立法院三讀通過,當中最為重要的是訂明勞資雙方也有「誠實信用原則進行團體協約之協商」(簡稱誠信協商)的義務,即在進行協商時,勞資其中一方如不能向對方提出合理適當之協商內容、時間、地點及進行方式,對方可拒絕參與協商,而拒絕的一方須於60日內針對協商發出書面通知提出對應方案,並進行協商,期間不可拒絕提供進行協商所必要之資料。若違反誠信協商,根據《團體協約法》的規定,可處以新台幣10萬元至50萬元的罰款,必要時更會對違規者作出連續處罰,因此有一定的阻嚇效果。

教師工會透過《團體協約法》,成功為教師爭取一些基本的工作權利,包括每天工作8小時、寒暑假返校2天(即校方在寒假和暑假期間只會合共安排教師回校工作2天)及免費健檢;由於法例規定台灣工會的談判成果,只適用於工會會員,也成為增加教師加入工會的誘因。

這兩條重大的法例修訂通過後,台灣的教師終可擁有參與工會及透過工會爭取自身權益的保障。全教總並不是單單維護和爭取台灣教師的基本權益,近年面對台灣政府意圖藉修訂《教師法》而損害教師專業的潛在危機,亦帶領台灣教師奮戰不懈,保住台灣教師的專業自主。

阻止修訂「中小學教師評鑑入法」

台灣教育部多年來一直提出修訂《教師法》第17條之1,加入以下條文:「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教師應接受教師評鑑;其評鑑項目、內容、指標、方式、程序、評鑑結果之運用及其他相關事項之辦法,由教育部定之」,即是「中小學教師評鑑入法」;由條文看到,整個評鑑以至結果都由教育部全權決定。

但有關修訂一直未能成功。全教總以現有高教評鑑及中小學校務評鑑存在的錯誤,以及擬推行的「中小學教師評鑑入法」未有訂定專業知能的評鑑指標,確保教育專業與教師尊嚴為由,提出極力反對;而最為重要且與工會相關的原因,是全教總根據《團體協約法》認為政府須讓他們參與確立及執行「中小學教師評鑑入法」。就此,全教總於2015年透過不同的形式及方法,當中包括多次召開記者會、舉辦國際研討會、積極遊說立委、撰寫文章影響輿論,令政府操控教師評鑑的企圖未能得逞。全教總的努力守住了台灣教師的專業自主。

參考台灣教師工會的經驗,相信香港教師要進一步捍衛自身的專業自主和權益保障,爭取訂立集體談判法例及教學專業議會是十分重要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