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 2016年度《財政預算案》基礎教育全食白果

本報記者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上月底發表《財政預算案》,今年的財政盈餘可觀,儲備更高達8,590億元,較去年增長近400億元。本港財政基礎穩健,可是政府在教育投放的資源卻一直偏低,教育政策佔政府經常開支總額的百分比,更是回歸以來最低,由25%跌至21.5%,反映政府在主要公共政策中,對教育長遠開支的忽視程度。今年《財政預算案》,教育沒有任何新增項目撥款,有的只是沿用舊有和既定政策,而且在基礎教育上,更是連續第二年「全食白果」!

事實上,教育問題積壓不斷:全日制幼稚園營運困難、幼師薪酬欠保障、中小學班師比例不善、中小學年青教師入職困難、中學小班教學無期、大學資助學額不足等等,均是亟待資源改善的問題。

學券額增長回復低水平

在幼兒教育方面,政府要到2017學年才落實15年免費教育,但在此之前,當局也不應忽視過渡期間學券制的資助問題。政府於2014年《財政預算案》曾提出連續兩個學年,每年增加學券面額2,500元,這的確有助紓緩幼稚園的財政壓力,皆因自2011學年首個五年學券計劃完結後,隨後學券面值只按通脹率每年調整大約4-5%,學校連教師增薪也成問題,因此,這筆每年2,500元的額外撥款,增幅看似不少,但其實只夠理順過去資助額增長不足而已。

今年《財政預算案》,政府再沒延續這個額外撥款,學券面值增幅只能回復通脹水平,由現時22,510元增至下學年的23,230元,增幅只有4%,幼稚園因而可能要壓縮成本,包括教師薪酬或要再一次被凍結。

全日制學額原地踏步

在全日制學額方面,政府於2005年協調學前服務後,246所長全日制學校數目一直遭凍結,至今已長達十年。政府聲稱人口老化要釋放婦女勞動力,但在支援婦女兼顧家庭和工作上,配套政策卻沒有趕上。今年《財政預算案》仍然未見有增撥資源,回應雙職家長對全日/長全日制學額的龐大需求,卻提出為祖父母提供照顧幼兒訓練的試驗計劃,但到底有多少祖父母願意或需要受訓才照顧家中幼兒、對雙職家長的實質支援有多大,公眾都有存疑;至於去年已提出增加的「延長時間服務」,是為了在長全日制幼兒學校入讀或暫托的幼兒,提供額外兩小時的延時服務,這根本不能對應基層雙職家庭對全日/長全日制學額的殷切需求。

針對今年的預算案,本會要求政府在落實15年免費教育前的過渡期間,延續撥款增加學券面值2,500元,並應為全日/長全日制幼稚園提供加權資助。此外,應盡快就全日/長全制學額作出規劃,落實政策的建議,每1,000名三至六歲幼兒分別設500個半日制及全日制學額。

免費教育撥款是明年預算案關鍵項目

我們極度關注15年免費政策的落實,並相信有關撥款將是下年度財政預算案的關鍵項目。我們不會放棄,繼續為幼師爭取健全的薪酬架構,建立強制性的薪級表,由政府實報實銷全額資助幼師薪酬,確立年資、學歷與職級。對於政府建議分別提高全日及長全日制學校額外資助3成及6成,我們認為並不足夠,因為全日及長全日制服務時間分別是半日制的兩倍及三倍以上,額外資助額不合比例。我們將聯同幼師和家長,要求當局從幼兒的不同需要作重新評估,讓全日制服務資源得到真正的改善。

 


政策解讀:
每次財政預算案,政府都說教育經常開支是各政策範疇之首,每年還有增長,這不是很重視教育了嗎?可是,問題出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