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學生自殺問題蔓延 三層支援架構 資源盡速改善 

近月學生接連輕生,本學年至今已比上學年多逾一倍,社會傷心痛惜的同時,也急需設法阻止悲劇蔓延。雖然,自殺非單一原因造成,但兒童和青少年既處於在學階段,學校自然是家庭之外,另一個最能為他們張開保護網的地方。因此,我們有必要從防護措施及教育政策兩個層面,檢視制度到底出了甚麼問題。

資料顯示,本港八成自殺個案事前都有可尋,包括以說話或行為表達。若在學校能及早識別和處理,對減少青少年自殺風險的確可起關鍵作用。教育局建議學校採取三層支援模式:第一層主要由教師及早識別及輔導;第二層是將有危機的個案轉介學校輔導人員跟進;第三層是針對高危個案,由專業人員作深入評估和個別支援。三層架構理論上提供有系統的支援,但實踐上為何未能發揮應有效能呢?

教師職務膨脹 教學輔導只佔四成
眾所周知,教師工作量大,課時越來越長,但與學生相處的時間卻反而減少,原因是非教學職務不斷膨脹,卻沒有配置相應人手。據本會調查,教師與教學直接相關的備課、課堂教學及學生輔導的比例,已壓縮至整體工作約四成,教師要與學生有較深入的接觸已經不易,要有效落實第一層支援變得更困難。
不但如此,近年青少年慣於在社交媒體溝通,較少向人直接表達情緒,教師要花更長時間才能與學生建立關係,而且學生有情緒病或會變得更隱蔽,老師若與學生關係不緊密,很難察覺細微的行為變化。但近年教育局對於學校需要的恆常人手,極其量只提供津貼聘請合約教師,現合共已5千多人,他們的特點是合約短、流動率高,四分一人任職過至少3間學校,更有人多達7間或以上。而隨著中學人口下降,縮班令教師編制萎縮,面臨離校的又豈止是合約教師,教師流失不斷,又如何與學生建立持久關係?

中學一校一社工不合時宜
小學輔導價低者得

學校社工或輔導人員肩負第二層支援工作。現今校園危機日新月異,問題越趨複雜,中學社工需求大增,但一校一社工政策16年來從未檢討過。有社工慨嘆,即使有需要的學生也只能每周會面一小時,難以有效支援。至於小學,更連常規社工也沒有,當局只提供津貼給學校以投標方式,價低者得地購買輔導人員服務。由於資源所限,輔導人員超時工作嚴重,加上投標成功才能續聘,導致輔導人員流失,逾半表示一兩個學年內會離職,問題相當嚴重。

校本教育心理學家 兩周才能到校一次

第三層架構支援高危個案的教育心理學家,現政策每人須負責6至10間小學,平均每兩星期才能到校一次,期間駐校社工遇有無法處理的個案,亦不易及時取得專業意見。教育局因應《施政報告》將為取錄大量特教生的30所中小學改善教育心理學家的比例至1:4,也即是說,大部分中小學只會停留現狀。

輔導以人為本 增撥資源提升效能

輔導服務以人為本,穩定和足夠人手非常重要,但現行三層架構都遠遠落後所需。我們要求立即改善中小學班師比例,增加常額教師,並減輕教師的非教學工作;落實中學小班教學,及為收取特教生的學校提供常設特教統籌主任,加強照顧學生差異;並為教師提供相關的職前及在職培訓及專業支援。
在第二層支援,中學應檢視一校一社工政策,配置足夠駐校社工及輔導人手;小學應落實「一加一」制度,即每所小學駐校社工和學生輔導人員至少各一名,並轉為常設職位;特殊學校因應下調班額調整社工編制,確保每校均有駐校社工;改善第三層支援的「校本教育心理服務」,將教育心理學家比例由1:7全面改善至1:4,長遠逐步落實「一校一教育心理學家」。

三層支援架構的資源問題存在已久,於今情況更不能再拖,政府要是認真急事急辦,應即時著手改善,而不是只給每校5千元,然後待委員會再花半年時間去研究。此外,現制度內一些對學生構成重大壓力的政策,當局也應立即果斷作決,例如即時叫停小三TSA、全面刪減中學校本評核、加強支援職業教育和增加資助大學學額等,必有助即時為學生紓壓。我也勸勉青少年遇到困擾時,可找家人、朋友、師長或社工傾訴,盡早尋求支援,珍惜寶貴生命。

會長 馮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