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幼稚園大幅加費 看十五年免費教育的隱憂

本報記者

上月底,教育局透露全港有超過半數幼稚園申請加費,最高加幅兩成,平均也有一成,學校會於新學年開課前一個月獲知審批結果。多間幼稚園申請加費,家長負擔當然加重不少,但事實學校營運也有相當大的壓力,原因是學券增幅大減,下學年面值只由22,510元提高至23,230元,加幅僅3.2%,連通脹都追不上,更是近6年來的新低。

不少校長表示,加幅主要用以支付教師薪酬,租金也是財政壓力的另一主要來源,另有學校為預備推行免費幼兒教育,將師生比例拉近至 1:11 的建議,因而額外增聘幼師過渡,唯有加費應付開支增長。

幼教資助增幅 剔除教師資歷增薪

學券推行之初,政府釐定學券面值有三大目標:(1)抵銷期間的通脹;(2)教師增薪;及(3)教師資歷提升所涉及的款項,但自2012年首個五年計劃完結後,除了通脹以外,另外兩項目標已被剔除,學券面值自此只按通脹每年調整 4-5% 左右,意味幼稚園難再應付教師資歷增薪的開支,因此,政府在2014年

《財政預算案》提出隨後兩年每年增加學券資助2,500元,的確紓緩了幼稚園不少財政壓力,再加上放寬學費上限,對不少幼稚園來說是一根「救命草」。但當下學年政府又「打回原形」以通脹調整資助,學校便要再一次面對營運壓力。
由於當局2017學年將推行15年免費教育,屆時半日制幼稚園除了彌補校舍租金以外,其他一律不准收學費,而長全日制學校主力照顧基層家庭,即使容許也未必輕言收費。我們不禁要問,幼教界當前面對的財政壓力,將來可望得到解決嗎?

這是我們一直質疑的問題。政府計劃15年免費教育推出的首年,半日制資助額為32,900元,全日及長全日分別再額外提供3成及6成資助。須留意的是,這個2017學年的資助水平,其實比現時的學費上限還要低。可以預計,現時接近或已達3萬元學費的幼稚園,屆時將會入不敷支,幼稚園要達至免費便要壓縮成本,而在各項營運成本當中,強調「彈性」的教師薪酬將最可能受到影響。當局已表明,日後幼稚園資助只會按通脹調整,這對幼師專業發展及幼教質素,肯定帶來沉重的打擊。

資助水平不足 或衍生兩大惡果

由此可見當前的問題,已不只在於學券過渡期的資助增幅是否足夠,更關乎日後落實15年免費教育時,如果政府以此低水平提供資助,而每年又只按通脹調整的話,學校不能收取學費,很可能會出現兩個後果:一是幼稚園被迫壓縮成本「將貨就價」,禍及幼教質素,後果嚴重;二是大量幼稚園被迫退出資助,情況就如首輪學券時,部分獲學券的幼稚園,因資助不足又有學費上限,最終選擇退出學券,結果5年間受資助的幼稚園減少了三十多間,家長選擇減少,而獲學券資助的幼兒比率,也由最初的86%一直降至79%,遠遠低於教育局原先涵蓋9成幼兒的預期。

因此,當局必須重新檢視和提升免費幼教的資助水平,讓各類幼稚園有健康的起步點,並合理釐訂日後加幅準則,將教師資歷增薪納入計算,否則學券現存的連串問題將會持續,成為15年免費教育的一大隱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