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資會報告: 委任校董並無考量大學的需要

本報記者

教育局於3月30日公布,接納教資會的《香港教資會資助高等教育院校的管治》報告。報告列出了多間外國大學的管治架構,並對香港各資助院校的管治架構作出比較及提出6項建議,當中指出行政長官委任校董時,並無考量大學的需要。然而,報告未有觸及特首必然出任校監的制度、校監的權力等。本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慨嘆教資會報告是錯失時機,並促請政府不要以報告作擋箭牌,必須回應公眾對修改《大學條例》的訴求。

報告錯失時機 沒有檢討關鍵議題

教育局於2013年12月要求教資會就院校管治的議題作出研究,教資會委託利物浦大學前校長Howard Newby進行了相關的研究並撰寫報告。Newby於2015年1月便已經完成了報告的初稿,因此報告未有觸及同年在香港大學內發生,因大學管治架構不善而對學術自由帶來的衝擊。

雖然報告未有討論現時由行政長官出任各資助大學校監的流弊,但亦有分析由行政長官委任校董會成員所產生的問題。報告認為校董會應該根據本身對不同專長的需要,招募可以協助院校發展的校董會成員,確保校董會成員的技能和經驗可以配合大學的事務。現時行政長官有權委任相當大比例的校董會成員,不過「有關委任並無對大學的需要經過有系統的考量,因而未能配合院校認為校董會為履行職責所需的各項技能和專長」,可見由行政長官委任校董會成員並不能照顧到不同院校的需要。

本會認為行政長官不應該再擁有委任校董的權力,並應改由院校以校本形式產生校董會成員,包括由校董會自行甄選及委任校董會成員、由教師、職員、學生選出校董等。Newby的報告中亦有提到「不少國家的大學校董會自行負責委任成員,並成立提名委員會負責有關工作」,而不是由政府首長直接插手校董會的事務。本會將會繼續跟進修改《大學條例》的工作,廢除行政長官委任校董會成員的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