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高浪急  逆流而上 — 專訪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

■ 本報記者

 四年前,立法會教育界議席出現了一副新面孔,葉建源這個名字,以往跟政壇較沾不上邊。最為人熟悉是2007年教院風波中,他因撰寫文章批評教改,被時任教統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點名要求教院解僱他。他曾是中學教師、大學學者、中學校長,在他的個人面書裡,仍然有人親切地留言叫他做「建源校長」。

2012年9月,葉建源首次參選即成功擊敗對手當選教育界議員。同一年,梁振英就任特首,旋即爆發國教風波。葉建源宣誓就任立法會議員後的第一次會議,立即就中學縮班問題提出口頭質詢,更動議促請政府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和要求吳克儉下台。

葉建源自2012年進入立法會,便一直擔任教育事務委員會副主席。

往後的日子,教育議題排山倒海,由15年免費教育、小學TSA、中小學合約教師、中學縮班問題、新高中課程、融合教育、特殊學校、職業教育、直資學校、代課津貼、署任津貼、大學學額及教院正名等等。這些教育議題範疇廣闊,但因為葉建源曾在教育界不同崗位工作,令他跟進議題時更有把握。

社會對立和撕裂嚴重

回顧這四年,葉建源這位議會新丁,面對一個全新的政治格局和議會氣氛,感受甚深:「這些年來社會對立和撕裂的氣氛嚴重,議會其實只是社會的縮影,議會面對很多死結,但同樣地,議會和社會都缺乏了解開死結的能力。」葉建源認為,這個死結,緣於梁振英上台後採取全面壓制異議的管治方式,「政府擺出一副對抗的態度,不聽市民意見。在議會內,建制派全面搶佔絕大部分委員會正、副主席,這在以前是不會發生的。議員是代表市民的聲音,議會要處理大量不同的議案和議題,假若一開始接納和兼顧不同黨派的聲音和意見,多進行溝通,就不會經常出現議會的對抗場面。」
擔任議員期間,他有機會到德國和瑞士等地與當地議會進行交流,外國的民主體制發展成熟,同樣有多數黨和少數派,但議會內不會「有票大晒」、恃強凌弱:「他們的議會有尊重少數的傳統,因為民主社會要兼顧不同意見,甚至有些議會規定讓少數派擔任最重要的財務委員會主席,務求做到議會內制衡,不至於一黨獨大。」

吳克儉表現拙劣影響教育施政

近年,教育問題紛亂複雜,教師、家長和學生叫苦連天,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更成為眾矢之的。在葉建源眼中,這四年來教育局的處事態度,也是他最失望之處:「每次跟吳克儉開會和討論教育政策,他對學界的意見充耳不聞,好像TSA,完全覺得自己那套是對的,覺得那些評估很重要,漠視學生的苦況!」他認為,這種態度直接影響施政質素和效果,他作為立法會議員,除了公眾在電視上看到的唇槍舌劍,他自己花時間做調查、研究,向政府提出不同的建議,卻甚少得到局方的正面回應。記者叫他用一個形容詞描述這個情況,他閉目想了很久。記者問他是否「事倍功半」?「如果真是『事倍功半』都已經好好!」他苦笑回應。

即使事倍只有功半,縱使有多困難,他說也不會放棄。反之,教育的大小事務也令他著緊,最近他忙於跟進低於標準校舍問題,曾於一個早上走訪三所學校。早陣子教院正名也受到立法會議程堵塞影響,葉建源第一時間與教院校長和教職員會面,另一方面跟其他泛民議員與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會面,要求以「先易後難」方式處理議程。結果政府願意調動議程,教院可望今年正式正名為大學。

於立法會議事廳外回應不同的教育議題。

同工站出來最令他有希望

這四年來,任何大小的教育議題也會看到葉建源的身影。最為人熟悉的是港大任命副校長風波。他是最早關注事件的校友之一,去年七一遊行前夕,他親自撥電話和傳短訊,相約一群港大校友見面,共商應對政府干預港大的對策,結果成立了港大校友關注組。近年香港政治議題繁多,今日炙手可熱的話題,明天便可能被公眾拋諸腦後。但最近他一邊跟進校舍問題,同時還在研究透過修訂大學條例捍衛院校自主,只因他認為,「有人面對惡劣的情況會選擇放棄,但香港教育從未試過出現這樣多的問題,我們不能輕言放棄」。

另一個令他看到希望的地方,是見到越來越多校長和教師願意站前一步:「不論是幼稚園、低於標準校舍、特殊學校社工比例、小學 TSA 等,近年多了校長及教師願意一起為業界爭取權益,為了改善學與教,大家都願意團結起來。我作為教育界代表,越多同工站出來,我便感到越有力,也覺得會有希望。」

葉建源說,教育是終身事業,是他心裡最著緊的事情。也許,就像港大風波期間經常出現的口號般:「風大浪急,不改我校訓!」 即使教育界風雨飄搖,他還是認為要挺下去。

不要小三TSA集會」,與孩子玩砌積木。

(訪談系列之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