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獨立而完整的懲處與上訴機制

工會教育 ■   權益及投訴部

香港的教師在受到校方處分時,除官立學校外,都未有制訂一套較為完善的上訴機制,任教津貼學校、直資學校或私立學校的教師,只能向校董會、辦學團體或教育局各分區學校發展組作出上訴,然而,有關的上訴機制各異,是否能達致公平、公正,令人懷疑。在這種氛圍之下,上訴人固抱懷疑,上訴結果更可能強差人意。歸根究柢是本港未有為教師建立一套公平公正的上訴機制,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現在就讓我們看看韓國教師的上訴機制和保障。

懲處必須成立獨立「懲戒委員會」

在韓國,當教師犯錯時,會受到不同方式的懲處,包括罷免、解任、停職、譴責、免職,也包括解僱,不同的懲處都有界定執行的年期,例如罷免即5年內不可獲學校聘請、解任則是3年內不可以擔任教師工作。

如何決定需要懲處一位老師?學校須組成一個「懲戒委員會」(Disciplinary Committee),以個案形式處理涉嫌有問題的教師,「懲戒委員會」須討論是否對有關教師作出懲處及懲處的方式。

「懲戒委員會」的成員必須有涉事問題教師所屬學校的基層教師參與,並有一半成員為校外人士,教師所佔的比例亦有三分之一;這些規定全都是根據韓國法例的要求。私立學校是學校自行成立「懲戒委員會」,而政府學校則是由教育部負責成立。

由民選總統任命的「教育部教員懲戒再審委員會」

「懲戒委員會」所作的決定是不能作自我更改的,如果受懲處的教師覺得裁決不合理,可上訴到「教育部教員懲戒再審委員會」(Appeal Commission for Teachers)(委員會)。委員會的成員由韓國民選總統任命,任期為三年;成員包括兩位教育部公務員、兩位校長、兩位大學教授及兩位律師,上述委員會的成員中,包括有工會提名給總統的成員,確保委員會有前線教師的意見,而韓國極少公職由總統直接任命,顯示了其重要性。

任何教師就懲處所提出的上訴也是經「教育部教員懲戒再審委員會」處理,不論是小學、中學或是大學的個案,委員會均以三個月時間作調查,由八名委員決定是否接受上訴。如接受,基本上不會出現加重懲處的情況,只會維持或減輕對教師懲處的程度。從「懲戒委員會」到「教育部教員懲戒再審委員會」上訴的個案中,約10-20%的個案被成功推翻,包括獲減輕懲處的程度。

香港情況又如何?

反觀香港,教育局都以「校本」為名,要求學校制訂一套上訴機制,可惜機制多缺乏公信力,甚至出現投訴和上訴都是由同樣的人來處理,老師縱然依循校內機制作出上訴,也懷著諸般不信,因校內機制實予人偏袒之感,雖然這可能不是事實,校方也努力作出持平、公正的處理,但先天的不足、教育局的退避,令原本公正的機制也未能取信於老師。至於教師若到教育局上訴,也是由分區學校發展組處理,局方不但未有如韓國般成立委員會跟進個案,調查的可信性成疑外,更別說三個月的回覆承諾,有些上訴個案更可能石沉大海,即使不是如此,亦可能超過一年才獲回覆。同樣是已發展地區,為何上訴機制有如此巨大的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