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見

 田方澤

復活節假期去了東京和旁邊的靜岡縣短遊,還刻意去參觀了一年一度的「靜岡祭」。靜岡祭一連三日,今年已辦第六十年。去的那天是週六,人頭湧湧,彷彿全城市民都參與其中了。

全城參與,封鎖了好幾條街道,有穿著古裝武士和扮演德川家康和各大名的巡遊,公園和街道有各個攤位和舞台,不少人帶著小朋友一同吃喝看表演,天氣正好、櫻花盛放,好不熱鬧。五時開始有「夜櫻亂舞」活動,城市裡不同的團體,如學校、企業、民間組織都參與其中,在彌敦道般長的大街上來回跳祭典舞三小時。大城市五光十色之下,確是成為了令人感動的浪漫景色。

靜岡市的駿府城是以前德川家康的居城,靜岡祭在1957年始,呼應具450年歷史的「廿日會祭」,也紀念德川家康賞花而成。深有趣味的是,在很多社會科學理論中,隨著城市化帶來的各種組織解體、人際關係碎片化,這種大型活動也應該息微了。

日本素來被稱為集體主義國家,在現代化的歷程中嘗試保留過往的各種組織關係,如過往企業的「終身僱用制」就被指是傳統領主與武士的關係。在靜岡祭當中,就見到除了學校和民間組織之外,有大型銀行員工大隊出動,就知仍有一點點特色仍留傳。

那是好還是不好呢?依我所見,銀行的隊伍跳得比較散漫不齊整,就猜想必然不少人是被迫參與。曾有日本人來香港,抱怨在日本的人際關係特別緊張,喜歡香港自由的氣氛。但也有香港人,冀慕在日本這禮儀團結先進的國家居住。

只能夠說,世界從來「你睇我好,我睇你好」了。但也不能只見花開,而不見花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