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會有期

蔡春梅

聚有時,散有時。我不習慣傷春悲秋,因為重逢的喜悅是源於離別;有期盼的日子是幸福的。感謝教協容讓我有這「格子」,讓我分享陋室內外的小故事,讓我認真的執筆記下與朋友最珍貴的片段。

短短九期專欄稿對我有甚麼意義?跟自己在面書、博客寫文章有何分別?

「陋室」的字數有限,就如我們要求學生寫作時有特定的字數,但我們被限的是不可超過一定的字數,這比起不少於某字數更困難;要在數百字內有起承轉合、情理兼備,這「格子」是很好的訓練場地。

開始自定「格子」的欄目為〈陋室雜記〉時,原意是輕鬆的細說生活點滴,應該跟面書隨意抒發差不多吧!下筆時才醒覺《教協報》的讀者群始終有別於自己面書上的朋友,即使是雜記,也應該認真的對待,對自己及教協會員負責任。

開始交稿予教協同事小魚排版時,以為小小的「格子」應不會引起注意,盡力而為就是了。驚喜的是,篇章刊載後有朋友會閱讀並給我鼓勵;更意外的是有位退休老師因「毅行」篇而嘗試透過教協聯絡我,和我交流山藝心得。這種互動交流的經驗,教我明白文字的力量是很大的。

來到此刻,已是最後一期;下期將會由新一屆的理事執筆,期望有更豐富的內容,更多的正能量注入。

在這多事之秋的年代,要兼顧教協的工作不容易,希望新一屆的理事工作順利;為理想堅守下去。後會有期!(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