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制度病了

 陳洪

學年開始至今,發生了二十多宗學生自殺事件,震撼社會。對學生自殺,吳克儉局長今次的反應有多階段,首先要求家長加把勁,又說教育局責無旁貸,會籌措五大措施,跟著又說有人將很多問題歸咎於香港教育制度差,他「唔順氣」,跟著又說認同田北辰「除非有特別需要學生,否則大部分情況下都係返屋企陣係零功課」的說法,跟著又宣布因應學生自殺每校派5000元。

我無意在眾多非議聲中再加一把批評吳局長的聲音,他的五大措施雖然有點「走過場」的味道,不外辦幾個講座,探討和分析原因、製作(防止自殺)知識小錦囊等,他不敢觸碰「教育制度是否出了問題?」這個核心問題,也聲稱這問題與課改無直接關係,他成立了的「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欠缺前線教師,但他總算循例做了點事吧!不算交白卷啦!

學生自殺,原因與成年人有點不同,他們通常並沒有非死不可的理由,多是一時之間想不開而萌死意,這個時候,若果幸而有個貴人能及早識別和介入,扶他一把,或安慰,或開解,或實際幫助,協助當事人走出人生的低谷,日後再尋死的機率其實是不高的。

根據統計資料顯示,學生自殺的原因,雖然很多涉及個人因素,或個人抗逆能力不足,或感受無法消解的壓力,但促成自殺的直接原因,有逾六成個案均與學業問題有關。這是制度的問題。

學生面對層層關卡的考試壓力,連原意為識別學生學習水平的TSA試也變成壓力來源,所以,從源頭上減輕學生的學習壓力,小學取消小三TSA,中學簡化校本評核等,還學生快樂的童年。

增加資源,改善班師比,減工作量,真正讓教師「拆牆鬆綁」釋放空間,有時間與學生溝通,適時向學生提供輔導和幫助。

迴避制度問題,小修小補,非長遠解決問題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