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朋輩與學生自殺

梁亦華

本學年開課至今,學生自殺事件此起彼落,二十多名年青人親手了結自己的生命,令社會婉惜。對此,教育局向每校撥款五千元,加強宣傳珍惜生命,以及作出組織專責委員會、安排研討會與講座等公式回應。針對認知層面的工作固然重要,但我們是否真的不了解學生自殺成因,還需要層層檢視?還是我們知道原因,卻未對症下藥?

傳統以來,學生自殺多被視為個人問題,如抗逆力不足、意志軟弱等,學者多歸咎於家庭教育失敗,即父母過於保護子女。故此,父母應予子女更多磨練及解難機會,過去一些鍛練意志為主的軍訓營之所以大行其道,即源於此。

另一說法則認為學生自殺是制度問題,如虎媽、競爭性升學淘汰等。對此,論者多提倡改革教育及考試制度,減少學業壓力,以及扭轉父母「贏在起跑線」的病態競爭思維,歸還孩子一個快樂童年。

兩種說法各有道理,但主張卻南轅北轍。到底孩子壓力是太多,還是太少?我們應給予孩子更多,還是更少磨練?兩種說法中,家長同被視為問題關鍵,但有時未必是合適的傾訴對象,在學業、感情、家庭等問題上,可能家長本身就是問題源起。也許,幫助孩子建立和融入正向積極的朋輩圈,是另一減少學童自殺的關鍵。

沒有學生是為了追求死亡而自殺,大多只是希望以此終結痛苦。而朋輩的角色,正是提供情感支援和資訊分享。它未必能針對個別困難,但能讓孩子了解別的可能,以及感到有人同行。再者,同儕間傾吐心事亦較有共鳴,其角色並非家長或教師所能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