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說再見

 ■   郭倩衡

說再見、論失去、談死亡,在我們的文化當中好像有很多不同的忌諱。和小朋友談死亡,更有很多不同的謬誤。筆者在處理各種哀傷輔導個案時,常見一般人與小朋友談及死亡時有以下的誤解:

一、小朋友不會經歷親人離世的那份哀傷

二、不讓小朋友探訪病榻是替他們着想

三、小朋友處理哀傷的時間一般都很快

四、小朋友不明白死亡,所以不用向他們交代

五、小朋友沒有哭即代表親人離世對他們影響不大

六、不需要讓小朋友出席喪禮

七、親人離世必為小朋友留下負面陰影等

蔚欣的媽媽急病離世,她變得沉默寡言,問她問題也不願多回應,出現不少退縮行為。母親離世至今四個月,蔚欣從來沒有哭過。學校老師來電指她對同學開玩笑的說話十分敏感,常常迴避別人的眼神。經學校轉介,蔚欣開始接受心理輔導,透過遊戲、畫作及傾談,她透露很害怕別人取笑自己沒有媽媽,又不敢告訴爸爸自己的感受。雖然她知道不回應人是不禮貌,但她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怎樣處理。

細問下,原來媽媽一直是她的聆聽者,處處對她呵護備至,也像她最好的朋友,無所不談。在心理學家的輔導下,蔚欣開始認清媽媽的離去對自己的影響,並嘗試正面地抒發對媽媽的思念及向爸爸說出內心的感受。

與兒童談死亡,不同年齡有不同的技巧:3至5歲的孩子多數對死亡的概念較為模糊,可以多引例子說明如何不能再見親人,陪伴他們好好說再見;5至12歲的孩子對死亡有一定理解,只是他們未能利用言語表達自己內心的懼怕與哀傷。若然沒有處理好,他們會出現倒退、反叛或對抗的行為。蔚欣正是典型例子。我們可利用詞彙、故事、畫作或遊戲協助他們理解及表達,好好處理傷痛。

也許情感教育和生死教育是我們每人必修的一課。哪管是成人或小孩,每個人也可積極面對自己的情感,學習處理在不同階段所受到的壓力和痛苦,明白喜怒哀樂是並存的,生與死也是我們必須面對的。

作者簡介

香港樹仁大學輔導暨研究中心輔導心理學家,香港執業之註冊輔導心理學家,現從事心理輔導及評估等工作,擅長處理兒童、青年及特殊學習需要學童之個案。

教協會與香港樹仁大學輔導暨研究中心正合辦「校本輔導專題培訓證書、高級證書及文憑課程」。7月將舉辦課題「喪親/善別輔導技巧應用及自殺危機處理」,現正接受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