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讀文學的日子

陳仁啟

前幾天與舊同學飯聚,其中有兩個是失散多年的文學班同窗,令我回想起那段讀文學的日子。

會考時我原本是讀商科的,後來覺得自己對數字不太敏感,升上預科就轉讀了文學。那時教文學的老師叫尹太。她是一位對學生親切而又要求嚴格的老師。她沒有甚麼創意教學法,但她的教學安排已夠我們一生受用。

她要求我們但凡文言文皆要背誦,並且要默書。預科文學的文選,上下兩冊幾十篇文章,由《詩經》的〈陟岵〉到魯迅的〈藥〉,三千多年的中國文學精華盡在其中,而且九成是文言文!我們就聽着她的指示一篇一篇地背,一篇一篇地默。我們在不知不覺間與古人交起了朋友,對中國歷史文化多了一層感性的認識,而閱讀古文的能力也進步神速。

她又要求我們每個星期交一篇周記,內容自由發揮,也可以是文學創作。就這樣,我便每周寫一篇短文,生活瑣事;一時感興;自以為的人生大道理等,總之想到甚麼就寫甚麼。就把自己當成專欄作家,而且必定有一位忠實的讀者,她還會在文章下面給我親切的回應。不知不覺間,我的寫作興趣就這樣培養出來了。那本寫滿字、每篇有老師紅筆回應的單行簿至今我還珍之重之地收藏着,每次翻開它就使我回憶起那段已逝去的青蔥歲月。

有一次,尹太請來我校學問淵博的高sir來教我們填詞。高sir是一位學者型的中學教師。他文史哲兼通,畢業於中大研究院,專門研究文字學,又寫得一手好書法,是我們最佩服的老師之一。他應尹太之邀,特意在放學後為我們文學班學生開了個填詞班。他專程到廣州書城買了《詩韻新編》,送給我們一人一本。他從粵音聲韻開始教,再介紹我們看戈載的《詞林正韻》及舒夢蘭的《白香詞譜》,最後以詞牌〈青玉案〉給我們練習。這段額外的學習經歷,使我們對中國傳統古詩詞有了進一步的了解。

每一位熱愛中國文學的人都曾遇過一些好老師,我也算是一位幸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