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速改善低於標準校舍問題

葉建源
>> 葉建源議員辦事處: 網頁面書

學校本應是安全,並且有足夠的教學空間,讓學校可有效地推動教育多元化發展,讓學生可有接受平等教育的機會。但現實裡卻有不少學校仍在長年累月忍受校舍環境擠迫、四周滲水、鋼筋外露,甚至備受石屎剝落和危險斜坡的威脅,對於同在公營學校教與學的師生公平嗎?對於學校因為教育局政策失當而被限制發展又合理嗎?

我特別走訪了不同類型的低於標準校舍,期間更經歷了樓底風扇鬆脫下墜的驚險場面,學生對於校內的突發事故已見怪不怪,他們更清楚地告訴我那裡曾有石屎掉下來。這批低於標準學校的樓齡普遍已有40-60年歷史,校園老化的痕跡隨處可見,加上舊式設計,課室噪音特別嚴重,空氣不流通,學校被迫要打開防煙門,影響師生的安全和健康。

校園維修 全年無休

除了應付繁重的教學工作,學校更要為全年無休的維修工作疲於奔命,教職員都感到不勝其煩,更煩惱的,還有教學空間不足。學校因課室不敷應用而被迫縮班,或要一室或一個操場多用。師生的活動空間也有限,教師用膳和休息迫在同一斗室,學生只能在「樓層小息」,校內連一個像樣的籃球場也沒有,學校管理和學生發展所面對的困難可想而知。

事實上,不少學校早已三番四次申請重建和重置尋找出路,但絕大部分結果都是落空。例如局方常以區內沒有增加學額需要而拒絕學校重建,過去10年,每年獲重置的學校平均不足2間,而低於標準學校更需與全港學校一同競爭校舍,這無疑是最大的不公平。有校長對我說,自99年底獲教育署通知確定無法進行學校改善工程,需與學校另作研究重建或重置後,至今杳無音訊,學校求助無門,自行申請重置無望,學校都感到無所適從。

政策失當的後遺症

此外,房委會為舊屋邨進行重建時,也沒有顧及邨內同期落成的學校也有重建需要,導致問題遺留至今。加上政策缺乏協調,即使低於標準學校毗鄰有空置校舍,教育局寧願主動獻給國際學校,甚至交給房署興建單幢式公屋,也不考慮讓有急切需要的學校作重建。學校改善工程計劃自06年後已無以為繼,今日低於標準校舍問題叢生,可說是政府當年處理失當的後遺症。

事實上,《教育規例》對學校使用者的「健康及安全」、「通風及照明」和「防火安全設備」等均有指定要求,教育局不能倒行逆施,以低於標準校舍符合當年的標準和法例要求,來逃避對保障師生安全和健康的應有責任。同樣地,低於標準學校的校風和辦學方向仍深受家長歡迎,教師在惡劣環境下仍努力為學生提供優質教育是值得肯定的,但教育局不能以此將問題合理化,掩飾政策失當對學校所帶來的不公與苦果。

制訂短中長期措施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將與學校及教育局代表,就處理低於標準學校的問題召開工作會議,我要求教育局因應緩急先後,透過跨部門合作,制訂短、中、長期措施,盡速和徹底解決問題,包括:

  • 為滿40年樓齡的學校進行全面勘察,並逐一與學校商討解決方案;
  • 推行新一期以學校為本的學校改善工程計劃,與2000年後落成的校舍安全及設施最新標準一致;
  • 在每區撥出空置校舍(hotel school),以便學校進行改善工程、重建或納入原校擴建的一部分;
  • 為學校提供維修及保養工程撥款,讓學校自行招標及彈性安排時間維修,開支實報實銷;低於標準校舍可獲額外撥款作過渡或補償;
  • 經勘察確定不能進行改善工程、沒有空置校舍可供學校過渡或原址重建,教育局須主動及積極為學校物色地方重置。

我特別要感謝學校對我的信任,並給我不少寶貴的意見。我將會繼續到學校探訪,以便了解不同學校的實際需要,為師生爭取公平和合理的教學發展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