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的角力 — 津貼中小學教師職業保障的疑惑
第一篇:資助則例(Code of Aid)的歷史

■   高翰儒

時任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陳兆愷於高翰儒案(FACV 8/2011)中有以下意見:“Teaching is an honourable vocation… There are many who consider that it is important to provide greater protection for teachers in their employment in order to attract high quality to join the profession. This concern is apparently shared by the Education Authority and is, to some extent, reflected in the relevant provisions of the Code of Aid…”

對於陳官的意見,本人以為,《資助則例》(Code of Aid) 的條文是賦予津校教師相當高程度的保障。簡單地說,津校教師的解聘,是受到《資助則例》的「紀律條款」所保護的。

首先,筆者想說說《資助則例》的一點歷史。據1979年1月15日《教協報》所載的「教育司署為修訂資助則例致津補中小學諮議會函件」 一文中有以下(節錄)觀點值得大家重溫:

  • 在不抵觸干犯嚴重法例(並給定罪),或是做出極之敗德的行為,或是嚴重有虧職守等的情況下,教師應獲合理的職業保障。即是說,教師不應因某些人的獨斷和不公而遭解僱;
  • 在此要強調一下,一個教師,無論他的表現如何不濟,如果他能聲稱他並未受過警告,或者沒有得過足夠的勸告,他的職位是固若金湯的。

筆者以為,上列的原則,正好反映在《教育條例》及《資助則例》(附紀律條款及解聘程序)內加入了公平和公義的元素;某程度上,是防止僱主或校方濫權的保證。現實上,這些條款亦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中保障了教師隊伍的穩定性(《資助則例》是於1984年9月1日生效的)。

現在回說一點歷史。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經濟興旺,私營經濟蓋過公營經濟,畢業生多選擇加入商界;加上移民潮的影響下,教師人數不足。因此,教師轉工容易,導致《資助則例》的保障教師條款沒有受到考驗。

但是,自九七後,時移勢易,香港經濟下滑,教師頓時成為全城畢業生趨之若鶩的行業,但因出生率下降,導致縮班殺校。結果是解僱教師漸成常態。

更糟的是,在陳子來案(CACV 243/2003)中,上訴庭以2:1認為《資助則例》並非僱傭合約的一部分;因此,在僱傭法律上,學校無須跟隨《資助則例》「紀律條款」去解僱教師。

可幸的是,陳案中所導致的崩堤效應在高案中(FACV8/2011) 被終審法院糾正過來。簡單地說,首席法官馬道立指出,據《資助則例》第三條,津貼學校是必須要遵守《教育條例》和《資助則例》的。上訴庭庭長鄧國楨在高案中亦裁定(CACV 294/2008),根據《教育條例》第33(c)段,學校管理委員會是有責任遵守《教育條例》的。

那麼,高案和陳案有甚麼分別呢?請待下回分解。

(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