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公司化」:法團校董的幾頂帽

 ● 執業大律師  黃瑞紅

自從校本條例生效以後,大部分學校都成立了法團校董會。根據《教育條例》(第279章)第40BN條,成為法團的校董會屬「法人團體」(body corporate),可獨立起訴或被起訴。而根據第40BI條,只要個別校董在履行其校董職能時「真誠行事」(act in good faith),基本上他/她都不會招致任何民事法律責任。

何謂「真誠行事」呢?其實這是普通法中信託法(Trust Law)的一項有關「信託/誠信責任」(fiduciary duty)的要素之一,常見於公司法中對公司董事 (director)和高層人員(officer)履行職責的要求。除「真誠行事」外,他們行事須為「正當目的」和避免「利益衝突」(conflict of interest)。根據信託法,董事被視作公司的代理人,所以他必須全心全意為公司的利益著想,不能進行違反公司利益的行為,更必須避免公司和自身有利益衝突的情況。換言之,公司董事必須以合理水平的謹慎態度、技巧及努力去行事。

這個對公司董事的要求其實也適用於法團校董身上。因此,即使某校董是學校某類持分者所提名或選舉出來,他/她在校董會所作任何事均必須以學校整體利益著想。

除此之外,校董會成為法團後,一般適用於規管公司運作以保障公司利益的法律原則亦會適用於學校,例如「集體負責」和「保密原則」等。然而,由於大部分學校接受政府津貼向學生提供免費教育,當中更牽涉使用公帑和提供公共服務,因此法團校董會的運作亦必須具備高透明度和問責性,讓公眾可以有效監察,從而提升學校的管治質素,以確保公帑被妥善及有效地運用,保障學生利益。

問題是,若學校自身的利益跟公眾利益出現矛盾時,校董該如何反應及處理呢?這其中最明顯而普遍潛在的衝突就是「保密原則」和「問責原則」(以及,基於須向公眾問責,所以要有高透明度)。倘若校董知悉一些可能會損害學校整體利益甚至公眾利益的保密事項,他/她是否應該公開有關資料?若公開的話,他/她又有甚麼保障免被民事起訴違反保密協議或侵犯私隱呢?這裡牽涉另一重大課題,就是對為公益洩密者的保護。現時香港並沒有相關法例保護洩密者,而大部分中小學更沒有相關的內部指引和措施處理有關情況。

然而,早在1998年,英國已通過保護洩密者的 Public Interest Disclosure Act 1998(c.23),而美國亦有不少保障洩密者的法例、規例和投訴程序。當地的勞工部門更設有保護洩密者計劃,加強對洩密員工的保障。至於香港,則直至上年度才有立法會議員欲透過私人條例草案立法保護為公益而洩密的洩密者。

當學校管理愈趨公司化的同時,如何確保學生和公眾利益受到真正保障,教育界也應盡早對此課題多作討論和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