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得只剩下「數字」

何志偉

作為教協理事,我會定期翻閱報章招聘版的學校招聘廣告,以了解一下現今的行程如何。而近日一則小學以月薪一萬四千元聘請合約教師的招聘廣告,立即引起坊間很大迴響。這則廣告反映了合約教師被剝削的嚴重情況,確實值得關注。但是,有另一則學校招聘廣告,引起了我對香港教育生態的反思。

那是一則中學中文教師的招聘廣告,當中除列出一般入職要求外,還要求應徵者提供以往所任教學生的增值報告及合格率。在我的印象中,過往並沒有類似的招聘廣告那麼開宗明義地要求應徵者提供相關資料,究竟是我孤陋寡聞,還是香港的教育生態,已經「窮」得只剩下「數字」呢?要反思的是,我們的教育為何會走到這地步?是否在數字上未「達標」的,就不算是好老師?那麼,究竟由誰去決定哪個水平的數字才算「達標」呢?當大家還記得若干年前,「求學不是求分數」這句口號曾經在電視廣告中不斷重複地提醒我們時,原來在2016年的今天,仍有學校管理層以「增值指數」和「合格率」去衡量一個教育工作者是否成功,這是何等悲哀的現象!

更值得深思的是,我們會否也以同樣的指標,去衡量一個學生是否一個「好學生」?若果學生成績未如理想,增值指數不高,儘管他們在其他方面也有好的表現,我們也不會視他們為我們心目中的「好學生」?假若我們有份造成這教育界怪現象,是時候要帶頭改變!筆者也在此誠心地向各位學校領導者呼籲,不要忘記教育的本意,否則,學校只會淪為只求產品達標的工廠,而我們也只是一台負責生產的機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