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制度病了之二

陳洪

近日的學生自殺事件,響起教育界的警鐘。究竟,我們教育界出了甚麼問題?

學生的功課壓力、考試壓力、應試文化,求學只是求分數,讀書只為考好試;若果,一個乖乖學生,分數不高,試考不好,周圍的人的眼神,是足可以殺死你的;設若過了關入了大學,那還有另外的考試關等著,過了一關又一關;對有部分不求甚解死背書的學生來說,真是苦不堪言的差事;你或問:他為啥要死讀書呢?不是要學活知識多理解活學活用麼?事實是:考DSE是講求速度的,頭腦轉數快不及背默好。

香港教師的工作量是世界第一的,工作時間是超長的,「教改」雖已煞停,惟餘毒未清,後遺症是,教師忙得不可開交,疲於奔命,沒有關顧學生、開導學生的空間;我想:即使為教師行業制定標準工時,那又怎樣?未完成的工作難道可以不做嗎?或問:問題淺而易見,為甚麼教育界不作出改革?

第三個更重大的問題是學校管理,自從學校實施IMC管理後,教育局通過各種途徑,名為賦權,實際是半撒手不理,任由IMC負責,或問:IMC校本管理有甚麼問題?不是可以更靈活處理校務嗎?關鍵在:教局對校監校董既沒有學歷要求,沒有教育專業要求,兼任性質,義工性質,學校狀況複雜,校董會成員在時間和精神上實在難以全面了解校務,也很難對校長作出監督,最後只剩下一條:信任校長。信任的結果是:校長好,學校好,否則……,我的確見過瞞上欺下的校長,也見過拉一派打一派、濫權的校長。

資助學校是公帑辦學,教局若不能保證公帑運用適當,就是失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