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留守兒童的悲哀

簡培發

拜閱前會長張文光先生在《明報.三言堂》專欄撰寫的「稚子心」,文章寫得很感人,閱後令人對這些留守兒童寄以無限的關懷和同情。

可惜張先生因政治因素沒再踏足神州大地,他只能透過文字或影音了解神州,但我相信假若他有機會親自落鄉了解民情,想必令他難過。

因工作關係,這十多年我經常踏足沿海省份(廣東、廣西湖南、江西和褔建),所到之處盡是偏鄉和山區,村村都只見小童和老人,年輕力壯的非常少遇,情令人悽愴。記得一次遊畢湘南的莽山,下山經一處古村,古村建築古色古香,間間過百年的老房子處處入鏡,我們在村內勾留,村中有間由香港捐建的希望工程小學,我們走近校舍,簡樸非常,校長對我們說,全校約有近百學生,超過8成的學生是留守兒童,有些兒童一生從未見過父母的一面,他們在外是生是死無人知悉,而他們的生活起居, 由村中的長輩輪流照顧,而在校的費用則由老師們從微薄的薪資裏捐助,我們得知後,我呼籲大家盡能幫助,結果籌得幾千人民幣,先解決學生的學費,至於他們往後的生活,真的想起又讓人眼濕了。最近組隊蹤走粵北西京古道,古道歷史悠遠,當局更打算申請「世界遺產」,可是山區經濟依然非常落後,留守兒童情依然嚴重,賴家村是山村唯一的學校,校舍也是由香港捐建,賴老師對我說學生來自周邊的村落,有些學生年紀少少,每天太陽未出,便要走上幾公里路回校上課,書包背著幾隻地瓜便是早點和午餐,風雨寒熱也是如此,生活非常困苦。所以每回到偏遠地方旅行,我都苦口婆心呼籲參加的朋友順便帶些物資…… 如舊衫、文具、玩具和藥物送給他們。我雖不是基督徒,但我相信施比受更有褔,付出的善心,也因此而得到心善的回報。

每當看到五星旗飄揚,大國崛起中國人時,我一點驕傲之心也沒有,且滿心憂傷,想起偏遠山區苦悶的兒童,想起離家討生活的年輕民工,想起苦難中國的…… 我和城中那些所謂權貴們所見到,所認識的中國圖像畢竟是很不一樣的。

教育當局苦口婆心呼籲師生認識袓國,這些切切實實的國情,有多少人敢揭開,觸動長官的神經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