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金資助是過渡措施 長遠須規劃校舍用地

本報記者

今年的《施政報告》公布了15年免費教育政策的部分細節,包括最棘手的校舍租金安排。「免費幼稚員教育委員會」原建議以同區公共屋的相若幼稚園租金釐定資助額上限,據悉當局認為這與私人物業的租金差異太大,未必能應付幼稚園租金壓力,故提出新的計算方法:分別訂出兩個上限,一是按租賃校舍巿值租金的一半計算津貼,或是按幼稚園收取學生人數計算,以所收取的學生基本資助額的15%作為租金資助上限,取較低數字為準。當局認為此舉有助堵塞業主借政府資助租金而大幅加租的漏洞。

以收生人數計算 不利小校發展

為免業主乘勢大幅加租,租金資助設置上限「封頂」的做法可以理解,但由於日後幼稚園所得的資助額對營運實際改善有限,現繳市值租金並獲全額租金發還的幼稚園,日後最高只能獲半額資助,我們極關注這些幼稚園會否有重大的營運壓力。假若資助額過低,部分幼稚園無力負擔租金,便要將差額轉嫁家長,或被迫退出資助轉為獨立私立甚或結束離場,這將減少區內免費幼稚園的選擇。
此外,按收生人數計算租金資助上限,必然會推動學校之間的收生競爭,對小規模幼稚園發展尤其不利。然而,小規模學校也有其特色和需要,當局宜加檢視,在不同規模的學校加入不同的考慮,而非硬性一刀切釐定一成半的上限,以免扼殺幼稚園的多元發展。

公用校舍不足 幼園被迫捱貴租

局方預計設置租金資助上限後,將有25%的學生家長仍須繳付學費填補差額,這情況當然極不理想。因此本會重申,這方案只能視為過渡期措施,幼稚園發展不能永遠被地產商或業主牽著走。事實上,導致幼稚園沒有足夠的公共屋或社區公共用地校舍,而須設在私人物業或租賃商業樓宇,承受高昂租金及大幅加租的壓力,主要是因政府過去從沒有就幼稚園校舍或學額供求作規劃,以致逾兩成幼稚園要設置在商業樓宇並繳付市值昂貴租金(見下表)。

研究改建空置校舍 長遠規劃校舍用地

因此,當局必須立即展開校舍及學額規劃,包括跨部門策劃在公共屋中增加政府擁有的幼稚園校舍,例如檢視改建空置小學校舍的可能性。在發展新市鎮項目時,應預留土地興建校舍,並研究在批出土地興建私人屋苑或商業樓宇時,預留政府擁有業權的校舍用地。長遠而言,政府應提供辦學場地,包括因應不同類型幼稚園的特色,計劃興建優質校舍,供非牟利辦學團體申辦或調遷,避免市場租值影響幼稚園營運;同時,局方應檢視全港幼稚園的校舍,以符合職業安全,及提供理想的學習環境為標準,並為未能達標的學校提供資源進行維修工程。如學校環境非一般工程能達標,政府應協助這些學校作遷校安排,或優先分配校舍,讓所有合資格幼兒,均可享有優質及真正的免費幼兒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