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全教總推動幼教公共化的啟示

權益及投訴部

香港爭取15年免費教育多時, 2016年《施政報告》終提出由2017/18學年起,政府將向幼稚園提供基本資助;可惜資助只以半日制為基礎,政府表明堅拒將全日及長全日制幼兒教育納入全額資助。更遺憾的是,政府並沒有承擔責任,為幼兒教育建立具認受性的幼師專業階梯,以及設立幼師薪級表,政府只鼓勵幼稚園自行設立專業階梯及提供具競爭力的薪酬。遙望一海之隔的台灣,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全教總)亦正為幼稚園教師爭取改善薪酬及註冊資格,而幼兒教育公共化對台灣幼師權益的重要性又在何處呢?


幼教公共化望提高幼師薪酬

目前台灣擁有1,900間公立幼稚園及4,700間私立幼稚園,是三七之比;台灣私立幼師薪酬在台灣亦面對低得不合理的情況,月薪竟只有新台幣20,000元至25,000元。全教總便希望爭取提高幼教公共化的比例,短期目標是希望能夠把公、私立幼稚園比例提高至四六比,此舉可直接提高受聘於公營幼稚園的幼師數目,從而推動整體幼師薪酬得以提升。

然而,推動幼教公共化不等於完成目標,全教總更為公立幼稚園幼師爭取提高薪酬水平,暫時的目標是公立學校幼師起薪點提高至新台幣42,000元,每年須調薪增加新台幣1,000元。公立幼稚園幼師薪酬提高後,希望能達致水漲船高之效,帶動私立幼師薪酬亦獲得相應的調升。

會內遊說 會外抗爭

全教總致力透過議會內外的爭取,讓台灣幼師獲得更合理的權益保障,在提升公立幼師薪酬方面,全教總藉著新一屆的立法院委員於今年2月1日上任,遊說他們把公立幼師的起薪點調高。於去年3月7日,全教總更在總統府前舉行了萬人大遊行(下圖),強烈要求幼教「公共化」,改善幼師薪金和師生比例等。

參考台灣爭取幼師權益的經驗,要推動香港政府為幼稚園教師設定合理的薪級機制及完善的專業階梯,我們需要幼稚園同工像台灣的幼師般參與工會舉辦的爭取行動,發揮幼師之間團結一致的力量,才能達到爭取自身的合理權益與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