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教協同行 風雨下回看小學抗爭路
 — 專訪副會長馮碧儀校長

■ 本報記者
(訪談系列之八)

回看當年小學人口下降,小學殺校過百,到本會登記的超額教師最高峰期多逾八百人。教協與政府談判、絕食抗爭,要求當局停止縮班殺校,並妥善安排超額教師轉職;我們同時力爭小班教學,政府終首肯於09年在小一開展,小學界別的局面稍告回穩。自此,人口下降的風眼轉移至中學,教協有否就此忽略小學事務?《教協報》今期請來本會副會長及小學校長馮碧儀,詳述本會在小學的關注重點。

小學殺校近十年見證無數抗爭行動

馮碧儀校長參與教協22年,曾擔任過理事和監事的她,見證過不少教協為學界爭取權益的時刻。特別是02年小學踏入縮班殺校的高峰期,小學界經歷近「十年浩劫」。馮校長重提舊事仍憤憤不平:「明明是政府人口規劃失當,但教育局反過來叫面臨殺校的小學查找不足,同工都很委屈!」教協發動多次集會請願,04年更發起兩次絕食及一次通宵靜坐,逼令教育局吸納大部分超額教師,並最終爭取到小班教學的落實。經歷過小學的痛苦和辛酸,眼見中學面臨同樣的人口危機,馮校長不惜站在爭取前線,希望盡力協助中學界渡過難關。她出任中學學位分配委員會成員,更曾對局方建議的派位人數表達異議,要求加強減派。

 

 

 

 

 

 

 

 


2004年小學超額教師絕食抗爭

繼續為小學同工爭取權益

人口大減的問題,在小學告一段落,然而馮校長說,教協從未放下小學事務,例如爭取教師權益,只是面對現任政府的偏聽態度,爭取工作的確舉步維艱。「我參與教育局諮詢組織二十多年,感覺以前教育局願意聆聽和修訂政策。但近年教育局口說有諮詢,但大多拒絕接納意見,要不就只採取『拖字訣』。」馮校長舉例說,教改令教師工作量大增,教師編制卻多年不變,教師教節過多,年輕教師卻無法入職常額,教學團隊斷層嚴重,為此爭取檢討班師比多年,小學方面由1:1.5改善至不少於1:1.8,以釋放教師空間照顧學生,去年本會甚至發起合約教師通宵靜坐,「但教育局拖延多年後,竟將波踢給教統會,最終仍是石沉大海!」

另一關注重點,是小學教師和校長的薪酬待遇與中學有偏差,「一名二級小學校長的薪點甚至只與中學主任級相若,連學位教師比例也未能與中學看齊。教協在議會內外爭取,小學學位教師比例只稍有寸進,但中小學薪酬差別,教育局卻連檢討也拒絕。」馮校長慨歎,政府嚴重漠視小學同工的貢獻和努力,但她堅定地說:雖然艱難,教協不會放棄。

春風化雨力爭小學編制社工

任職小學達38年的馮校長,對學童身心健康特別關注。眼見學童情緒問題日趨嚴重,但小學輔導服務未能到位,她直指這是制度問題。「小學社工應常額化,而非招標價低者得,試問社工年年換人,如何做好學生輔導?」她指教協參與發起「救救小學生」簽名運動,獲一萬二千名同工及家長支持,要求在小學增設一名常額社工及輔導老師,爭取工作至今仍在持續。

 

 

 

 

 

 

 

 

2015年爭取停辦小三TSA記者會

為學生 為公義 願意堅持

談到近期小學熱話,莫過於取消小三TSA。馮校長表示,本會早於2011年已聯同家長指出TSA異化變質,要求教育局全面檢討,但局方只作小修小補,本會進行三次大型調查,發現操練壓力不減反加,最終去年遭家長群起反彈。本會為此發起聯署、集會、公開論壇等,力爭取消小三TSA,在立法會議會內,馮校長更親述局方曾透過TSA成績向學校施壓。「揭示這些問題,雖為我的工作帶來一定的壓力,但只要為學生好、為了公義之事,我願意堅持。」

 

 

 

 

 

 


馮校長經常為中學問題站在爭取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