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的角力 — 津貼中小學教師職業權益的疑惑
第二篇:合約條文的重要性

高翰儒

編按:第一篇論到終審法院馬道立首席法官在高翰儒案糾正了陳子來案某些判決錯誤。而本篇則會細緻地解釋其糾正的來龍去脈。

陳子來案引起的崩堤效應

首先,論教師權益必須著眼於學校和老師簽訂的僱傭合約。在陳子來案(CACV 243/2003)中,陳子來老師的合約有以下條文:

元朗商會中學 — 教職員聘約規條
(二)甲、 本聘約由受聘人簽署本聘約日期開始,立即 生效。
乙、 本聘約有效期為壹年,即由簽約日起至翌年 八月卅一日止。
(三)教職員必須遵照《政府資助學校則例》、《教育條例》、 教育署各項規定…並遵守教育署發出關於政府資助學校之一切訓令…

在1997年5月22日,陳老師簽署了下列的應聘書:

教職員應聘書
「逕覆者:本人願意遵守『政府資助學校則例』、『教育條例』、 教育署發出關於政府資助學校之一切訓令…任期由一九玖柒年玖月壹日起至一九玖捌年捌月卅一日止。」

結果,此案原審法官裁定《資助則例》並不是合約的一部分,亦與學校和政府的合約安排無關。更甚的是,陳老師的合約亦被裁定須每年續約。其後,此觀點在上訴時以二比一被上訴庭確立。
簡單地說,此裁決的意義是:教師和學校僱傭合約內只列明了教職員必須遵守《資助則例》,縱使《資助則例》亦是學校和政府合約的一部分,學校亦無須按《資助則例》的規定來解僱老師。而此觀點亦被高翰儒案原審法官所接納。

高翰儒案部分程度上的糾正

這情況在高翰儒案被妥善糾正過來。在(FACV 8/2011)中高老師的合約有以下條文:
1. “Period of Employment”: From 1st Sept 1996 to 31st Aug 1997, under“Conditions of Service”
在高案於上訴庭判決時(CACV 294/2008),上訴庭庭長鄧國楨裁定,根據《資助則例》第54(b)段,這項「時間條款」是為了修訂「服務條件」而已。及後案件上訴至終審法院時,首席法官馬道立更確定《資助則例》是學校和教師合約的一部分,除了即時解僱(summary dismissal)外,學校必須依循《資助則例》第56(g) 的條款解僱教師。

2. “Termination of Appointment of Service and Period of Notice”(Termination clause 解僱條款)
“(b)By School Management Committee… Where school management committee considers that the service of a teacher is unsatisfactory, even after due warnings, both oral and written,…three months’notice shall be given …after the completion of the probation period. …A teacher shall be liable to summary dismissal …convicted of a criminal offence… committed a grave breach of duty.”

在上訴時,上訴庭庭長鄧國楨裁定,這條款是學校和高老師合約的一部分,同時他認為這條款是凌駕於(override)《資助則例》,所以校方是必須遵守這解僱條款。相反地當案件上訴至終審法院時,首席法官馬道立認為按照《教育條例》第三條,津貼學校是必須遵守《教育條例》和《資助則例》,所以《資助則例》必須加進老師合約,也包括解僱條款的,這意味著解僱老師必須跟從《資助則例》的相關條款。

3. “The Other Conditions clause”(其他條件條款) “Conditions other than what are listed above are provided in the Education Ordinance and the subsidiary legislation and the relevant Code of Aid”
首席法官馬道立認為,這條款證明《資助則例》是學校和教師合約的一部分。

小 結

我希望這篇文章能令到大家更重視教師合約的內容。為了保障大家的基本權益,請大家參考教育局所提供的合約樣本和檢視你們的合約內容。若有任何疑問,尤其你的合約與教育局發出的合約樣本不同,請立刻與教協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