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光不老心未老

出版部主任 陳國權

早前大專學生和本土派質疑和批判六四悼念活動的聲音不絕於耳,理性激辯有之,感性訴說有之,惡意攻擊有之,深層次的討論亦有之,客觀一點說,都是世代之爭的應然,以及歷史發展的實然,筆者並不以為忤。

畢竟未來世界屬於年輕人,香港的政治前途必然掌握在他們手中,年長者必須尊重他們的感受和選擇,耐心傾聽和分析他們決絕心態的成因,盡量解說中港息息相關的政治現實,並且保持開放態度繼續交流。

不過,筆者以為年輕人排拒中國議題,以至與大中華徹底割切的心態並不可取。且不論中港之間文化傳統的血脈根源,從政治實況的考慮,國情變化的認識,抗爭策略的判斷,以至獨立自主的發展等各方面來看,立足於本土意識的人士還是必須以理性和務實態度,面對與本土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毗鄰強大政治實體,否則一切只是流於情緒的宣洩、學術上的議論,以及脫離政治鬥爭現實的稚嫩和虛妄。

雖然有人以諸多理由推說甘願遺忘六四,畢竟這是個人的自由取態,可是絕不能扭曲和描黑六四悼念活動的意義,以及侮慢參與的人。猶幸今年六四的燭光仍然燃亮著漆黑的維園,人們良知的選擇讓哀痛憶記繼續存留,而緬懷追悼逝者的初衷相信將會傳承下去。

六四已過而七一將至,只要人心未老,在「回歸日」要走的路還是漫長遙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