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的角力 — 津貼中小學教師職業保障的疑惑
第三篇:公義存廢與維護

高翰儒

在本系列的首篇文章中,筆者認為「教育條例」及「資助則例」(附紀律條款及解聘程序)內是加入了公平和公義的元素;某程度上,是防止僱主或校方濫權的保證。但何謂公義呢?

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於2002年8月出版的刊物「校長和教師—怎樣提高專業操守及避免觸犯專業守則」個案八有以下案例:

「在某學校的校務會議紀錄是否準確的事件上,A教師提出每次會議應加入『審議及通過上次會議紀錄』的議程,校長(被投訴人)作為主席予以拒絕。及後一次校務會議,A教師遂自行記錄會議部分情況,並於午膳時在茶樓給同事傳閱,然後交給校長,要求收納在校方正式紀錄當中。

八天後,校長向A教師發出口頭警告,因為在正式會議紀錄出現之前,向同事傳閱非正式會議紀錄,乃嚴重影響學校行政及運作。此事並最終成為A教師被解僱理由之一。(此線由筆者加上)」
在未閱讀操守議會裁決之前,各位老師讀者對A教師的下場有何感想?是否在問:公義何在!

現請繼續閱讀此個案:

「操守議會裁決:口頭警告的罪名不能成立。

議會認為以前會議紀錄有誤而無法修改,因而自行作紀錄交給校方,是教師履行對僱主的義務,「一個專業教育工作者應積極促進學校的改善」(守則2.4.4)的行為,而且是「對於有違良知的行政政策和措施,應首先循專業內的途徑提出異議」(守則2.3.6)。此外,這份用來交給校方的非正式紀錄,事前給同事過目核實,乃履行對同事的義務,「在作出決策時,應使有關同事有充份參與討論的機會」(守則2.3.8.)。相反地,校長阻礙A教師履行上述守則2.3.8及2.4.4的義務;亦未確立理由,便威脅同事繼續受聘的權利,惡意損害同事事業前途。」

此案例顯示出:公義何在?公義包括自然公義(natural justice)與程序公義(procedural justice)。現在各位是否在問:此解聘是否違反自然公義呢?
至於程序公義,筆者曾聽聞有教師在以下情況被解聘:病假中、欠缺任何警告、欠通知期或代通知金、欠校董會會議通過等。簡單地說,這些解聘在法律上是有缺陷,甚至違法的。

實際上,勞資僱傭合約絕大部分是以私人合約形式建構的,而私人合約的解聘是不存在公義元素的。在教育界,這十多年來直資學校的出現和盛行,令到這些學校的教師合約期限化(一年為期,每年續約)及去公義化;換言之,教師的解聘,在這些學校而言,是易如反掌的;因為只要這解聘是合法(勞工法律和合約法)的,就算它如何的不合或欠缺情理,亦徒呼奈何!
各位老師現在可能在問:假如學校的行為違反相關教育條例和公義,教育局是有權責制止它的發生。換言之,這是時下的一種說法:「守尾門」。

倘若大家對教育局有此期望,是正常的;不過,亦是簡單和幼稚,甚至令人氣餒的。自本世紀以來,教育局便以「校本管理,簡政放權」為名,加上「2004年教育(修訂)條例」的通過和校本管理委員會的成立,教育局更振振有詞地採納這“hand off”措施,將所有解聘教師的投訴個案交回該校處理。現實上,個案是交回被告處理。結果如何,相信是「你懂的」!

假若閣下是投訴人,你還有甚麼方法呢?請參考陳子來老師和高翰儒老師的做法吧。不過,這個訴諸法庭的「終極尾門」方案,是一條很蒼涼、孤獨和極之昂貴的路,你願意冒這個險嗎?

(三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