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0後理事:願為教育界同工打拼 —
專訪教協理事陳曦彤老師

■ 本報記者

教協會新一屆理事會於4月上任,當中有不少與教協同行已久的理事,亦有不少年輕的新面孔。事實上教育界現正面對年輕教師入職困難,又或在短期合約職位之間浮沉,令他們無法在安穩的環境下教學,專心照顧學生。這種情況持續下去,未來將難以吸引年輕人投身教育界,教師團隊將出現斷層,對教育專業是致命打擊。《教協報》今期邀請現屆理事會中最年輕的理事陳曦彤老師,講述他為何加入教協,以及年輕教師在教學上到底遇上甚麼困難,教協又應如何幫助年輕教師,為同工爭取權益。

陳曦彤老師於剛完結的教協理事會選舉中成功當選,擔任理事只有大約兩個月時間,相信大部分同工對他認識不深。筆者於訪談前亦「做足功課」,於網上搜尋曦彤的背景資料,發現他一向有撰寫投稿文章,不時就教育議題及年輕教師處境發表看法。訪談進行當天,曦彤回到他的母校中文大學,講述他加入教育界及教協的經歷。

曾期望學以致用   可惜政策令通識科   未發亮已見夕陽

於中大修讀哲學系的曦彤,畢業時碰巧遇上政府開展通識科,曾期望能學以致用,把哲學訓練及邏輯思維傳授學生,於是畢業後在中學擔任教學助理,一面了解學校運作,一面攻讀碩士及教育文憑。然而,在加入教育界初期,他坦言不太習慣,原因在於教師工作量極大而且非常困身。「教師日常課擔極重,加上初期未能完全掌握不同的教學技巧,以致要花費大量時間於工作上。另外我當時一面工作一面讀書,感覺就像一部機器,每天被壓榨掉大部分的私人時間。」

捱過這段日子之後,曦彤深深體會到年輕教師的處境,原以為終可於通識科大展拳腳,可惜遇上中學人口下降,但教育政策並無相應配合,以致學校編制不斷萎縮,年輕教師可謂一席難求,令通識科教師前景彷彿未發光發亮已見夕陽,他坦言也有灰心的時候;「其實就算自己如何努力、教學如何出色,通識科要發展,始終要政府投入資源及有政策配套,可惜教育當局並沒有讓通識科踏上正確的發展方向,令通識科及年輕教師步入困境。」

加入教協   志在與政策抗衡   為同工爭取未來

縱使曦彤也有過灰心的時候,可是在過程中也認識了不少有心的教師,除了感覺自己不是孤單一人外,也感受到不論是整個教育界、通識科,抑或是年輕教師的困境,仍然有希望透過更多的參與,共同去改善現況。「其實自己也曾經想過,完成最後一個學期之後,離開教育界,出外尋找一個真正能讓自己大展拳腳的地方。但我覺得,其實教育界仍有很多有心人在努力耕耘,自己也想至少嘗試為教育制度、為通識科爭取一下。所以我加入教協的主因,其實是精神態度和行動上的一種反抗。既然通識科對社會有價值,我們應該嘗試爭取更多的資源。」

談到教協,筆者想起曦彤曾撰寫文章探討年輕教師的處境,當中也提到對教協的訴求未必完全認同。他坦言理解在教協某些爭取中,確能改善教育同工的處境,在未能成功爭取的環節也要繼續爭取,不能妥協。可是,年輕教師在訴求上也許還會有其他看法。問他會否擔心需要時間與教協磨合,他表示「其實最重要的是溝通,理事會尋找新人加入,相信目標也是希望為教育界爭取權益尋找新方向。溝通有助大家了解更多制度的客觀事實,互相交流資訊和看法,共同尋找方法去抗衡教育局、去改變政策。」

後 記:
聽畢曦彤的想法後,在訪談完結前特意邀請曦彤於中大圖書館外,朱銘先生的作品《仲門》下留影,順道介紹作品的含義 ——大學圖書館象徵知識,而《仲門》外形為兩人切磋武功,正好與大學作為讓各種知識「百家爭鳴」、互相溝通和交流的角色相呼應。筆者相信,曦彤的角色就是為理事會注入新的想法,透過討論及交流,為教協找出新方向,繼續為同工爭取和打拼。

曦彤經常出席本會有關通識科 或
合約教師的活動

(訪談系列之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