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批評的領導者不如有魅力的領導者

陳景儀

學校是一個教書、育人的地方,學校不是一所公司。公司容許勾心鬥角,而一所學校卻沒有這個必要。因為,作為老師絕不應該把學生的成績看成是自己的業績。而考績的設立,其原意,根據教育局所言的目的,有三個 —問責、激勵員工和專業發展。

問責,這是無可厚非的,因為教師要做好本份,為學生提供優質的教學。有領導者管理教師的工作表現能否對應目標,是確保學生受惠的重要防守線。透過考績,教師知道和改善教學方法或處事技巧,對於老師的自我發展和提升也有幫助。同時,目標一致,就是學生可以學得更好。而考績「激勵員工」這一目的,相信實際是給教師造成壓力多於激勵。

因為,有些領導者認為考績的重點只是指出教師的缺失,告訴教師那樣做不好,卻沒有說明要怎樣做才好。中國人有一句話「用人勿疑,疑人勿用」,放之於教育,現在是「廢話」。因為,領導者若相信教師的能力,清楚來說是「學習能力」。領導者既然能指出下屬的毛病,其教學技巧一定能起示範作用,為何不直接讓教師同工多點機會看他們的「示範課」?再以點撥、提醒,建立和諧、愉快的教學環境。資深的教師、校長常常指責家長對學生多作批評,缺少鼓勵。那麼,為何對待同事,卻要飾演「積極異數」,令自己和同事都「痛苦無比」?讀何靜瑩在《經濟日報》【瑩運之道】的〈我逆故我在〉和〈放棄員工〉,我不禁想起選擇讀教育這個專業時,教院老師的話:「相信人可教,你才選擇教育。不然,抱著人不可教的想法,你為甚麼要當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