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衷

■ 潘瑩明

教了三十多年中學數學。
年輕時,每逢碰到無心向學的學生,會懊惱。有時和同事談起,還會一起派學生的不是。覺得自己滿腦子的學問不被欣賞。明明已經用心備課,安排好進度,演示清楚,學生卻十問九不應,堂課敷衍,功課欠交,只關心試卷考甚麼。問題就是出在學生身上。

年長了,見識多了,就懂得想想,也可能是自己的教學出了問題。

一次,和一些年輕老師合教數學活動課程。碰到不投入學習、不聽指示、不跟從進度的學生。有人會覺得厭煩,想減少學生人數,即是要排除那些不受教的學生。也有抱怨:「這些學生的質素,怎配得上這些活動課程呢?」從年輕老師的反應,就看到自己當年的影子。

但是,年輕老師中也有人比較積極,持另類看法。我自問年輕時也不及他們豁達呢。

例如有一個作業,是用黑、白紙樣各一(如圖1,並沿中間橫線切開),拼成心形信封(圖2)。課程進度,是先做這個橫切一刀分為兩格的做法,再進展到橫切兩刀分為三格的做法,讓學生循序漸進。卻竟然有學生開始就橫切三刀,分為四格,然後對著紙樣,左試右試,遲遲未能完成作業。

由於他們沒有按老師安排由淺入深地進行活動,而自行作出安排,就總會多出一些超出老師預期的問題。當他們向老師求助時,心態比較負面的老師會覺得他們不受教,製造節外生枝的麻煩,老師難免帶著不耐煩的語調回答學生。師生之間的溝通很快便會斷了線。

最後,當一部分按部就班的學生完成作業,本應進行下一個活動時,就有一堆學生還是埋首在他們自己加了難度的作業中。已經被搞到惱火的那個老師,就把他們判成阻慢進度的壞學生。

奇異地,心態積極的老師,面對同樣處境,卻看到:「學生不跟從指示把圖樣分為兩格,改分為四格,他們不是不用心,可能因為我們筆記中的圖樣,印了多餘的格線,所以他們誤會了。」

另有指出:「其實分四格比較分兩格更難處理。那些分了四格的學生,都很有興味地埋頭打拼呢,成功後,他們更挑戰自己,沉迷在切開十五條線分作十六格的做法,不願放下,再聽不進其他活動的指示了。」

更有提出:「其實有時不用太強調遵從指示,而是分段給出提示和協助,學生進入狀態後,只要給予足夠的時間,我看到他們享受自行嘗試,快樂地完成任務呢。」

結果,真的有學生下課後仍然留下,繼續跟他的「十六格」作業搏鬥直至完成。甚至翌日也有一位被看作無心向學的學生,也在他的桌面放了一個「十六格」的作業,只差最後一格未完成,給他少許提示,也開心地完成了。

年輕老師中的正、負能量交鋒,讓我回想到教學初衷的取捨,是:「教好」學生,還是:教「好學生」呢?原來這個取捨,還繫於看甚麼是「好」【註】

這年度的「數衷情」,再展示更多學與教的非傳統的「好」,讓老師的初衷得以堅持,還有發展。


【註】 學與教的「好」,之前寫過〈好教學 — 壞成果〉(上、中、下)三篇,分別可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