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學工會走到教協 — 專訪會長馮偉華博士

■ 本報記者

教協有逾九萬會員,是全港最具規模的工會。要維持一個如此龐大的組織正常運作,除了有賴各位同工的支持外,還需要一位可靠、有心有力的領袖。今期我們邀請到馮偉華會長,講述他在不同崗位上的經歷。

 

馮偉華會長於1989年開始在香港城市大學任教,同年加入教協成為會員。在加入教協理事會之前,他已經積極參與城大工會的工作。2003年,政府計劃取消資助副學位課程,城大有意解僱所有負責副學位課程的教員及職員,受影響的人數逾200人。當年馮偉華與一班師生組織「拯救城大副學位課程行動組」,並出任副召集人,希望城大保留副學位課程。行動組組織了各項抗爭行動,又曾向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作出申訴。雖然政府最終仍然決定大幅度減少對副學位課程的承擔,但行動組亦成功令城大以自資方式續辦副學位課程,讓負責副學位課程的同工得以留任。翌年,時任會長張文光邀請他入閣,出任教協理事。

出任城大校董梁振英三發律師信

馮偉華除了擔任教協理事外,自2006年起也擔任城大的民選校董,一直連任至今。2008年,梁振英獲委任為城大校董會主席;當時教職員會及其他代表第一次約見梁振英,已經令馮偉華印象深刻。梁振英上任前,城大專上學院(CCCU)的同工曾被校方以共渡時艱為由減薪14%,當時校方承諾如果學院有盈餘,便會為同工補回所減的薪金;但事後學院連年錄得盈餘,卻拒絕向同工補回薪金。「原來我們計劃向梁振英要求大學遵守承諾補回薪金。我們於會面上向他遞交計劃書,但他卻一手把計劃書退回,說『我知道了,但今日不談這個』。結果梁振英未有再跟進此事。」
馮偉華形容梁振英的態度,讓人感到他是一心來「整治」城大;及後三年出任校董會主席,亦是走強硬路線,與他現在出任特首的態度同出一轍。梁振英在任校董會主席時,曾經三次向他及其他工會的代表發出律師信。其中一次他參與在城大圖書館門外的示威,突然擴音器的供電中斷,示威大受影響。「及後我們向同事發電郵,說明『管理層內一些擦鞋仔可以關掉音響,但不可以令我們滅聲』,校方因而向我及其他同事發律師信,稱我們誹謗;但其實這樣的指控並不合理,最終這些律師信亦不了了之。」

理事會年輕化更貼近年輕老師的意見

談到會務,新理事閣已於四月上任。歷任四屆會長,他指今次籌組新閣時邀請了好幾位年輕的同工加入,「80後」理事的數目由去屆的六個增加至本屆的十個;本屆更有一位「90後」加入成為理事。他明白很多年輕教師現正面對合約制、常額合約等的困難,所以認為新理事閣應該年輕化,一方面注入新血,同時也讓理事會更貼近和理解前線年輕同工的處境。「教協一直力爭讓更多合約教師可以轉為常額,這亦是新理事閣的重點工作。」
馮偉華強調,教協理事志同道合,並各具專長。例如新任的副會長莊耀洸本身是律師,在上一屆理事會中擔任權益及投訴部副主任。憑著他的法律知識,可以協助同工爭取更多的保障,在處理同工的求助時,為他們提供專業而實用的意見。另一位新的副會長張銳輝則是中學副校長兼通識科教師,去屆擔任教育研究部主任。馮偉華指他對教育政策及多個具爭議的教育議題皆有深入的認識,在教協制定政策立場時有不可多得的幫助。

會員的支持是不可或缺

至訪問的尾聲,馮偉華說要特別感謝會員的支持。「教協之所以有今時今日的力量,會員的支持是不可或缺;例如在立法會選舉中,代表教協的候選人一直都可以高票當選。全賴會員多年來不斷的支持,教協才能繼續與政府討價還價,改善同工的待遇及抵抗政府差劣的政策。」他亦對在理事會選舉投票的三萬多位會員表達謝意,未來將會繼續接受會員的鞭策,全力為會員服務。

(訪談系列之十一)


 馮偉華自2006年起擔任城大民選校董,一直連任至今。


教協一直關心合約教師的處境,要求政府讓更多合約教師轉為常額。

馮偉華與葉建源出席遊行,反對李國章出任港大校委會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