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映〈烏坎〉紀錄片的啟示

早前本會倉卒間組織了兩場電影會,播放〈烏坎〉紀錄片上下兩集長達三小時,難得逾四十位觀眾聞訊赴會,會後簡短的交流也饒有意義。縱目所及,觀眾多是四十五歲以上,登記資料顯示絕大多數並不是會員教師。
筆者理解,「烏坎事件」當然不及近在咫尺而貼身的「橫洲事件」以至「雨傘運動兩周年」這樣觸動香港民心,年輕一輩更視為不值得關注的中國議題,避而遠之。

始於2011年9月的「烏坎官商勾結私下變買耕地事件」距今五年,當年經過近六個月的抗爭,成為國際輿論焦點,村民竟然意外成功爭取得自決選出村委會,合法跟進討回耕地事宜,成為罕有的「陽光法制試點」。 可是五年過後,不僅事件未有合理解決,「秋後算帳」最後還是壓在抗爭者的頭上來,更可惜的是,被刑判的、被羈押的和被逼流亡的都未能夠再度引起國內外的適度關注……。

「烏坎事件」真是與香港人如此疏離的中國議題嗎?《抗爭者》的許知遠最近撰寫的〈墜落的烏坎童話,是終結還是開端?〉一文語重深長,雖然筆觸還是失落悲觀,難免令人欷歔不已。
電子傳訊科技原來並沒有拉近人心和良知的距離。 位處廣東省陸豐市的烏坎村距離香港並不太遠,村民被鎮壓的呼喊竟虛弱乏力,絕大多數香港人充耳不聞,那麼,更何況遙遠敘利亞的遍地哀鴻呢?筆者如今已啞然無語。

出版部主任 陳國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