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免費教育 長遠資助不足 過渡期後恐現「跳船潮」

本報記者

十五年免費教育推行在即,今年卻有逾七成半幼稚園大加學費,增幅遠超通脹水平,不少家長抱怨負擔沉重。然而,幼稚園之所以大幅加費,問題不在學校,而是政府拒絕延續過渡期的紓緩措施所致。過去兩年,政府透過每年增加學券面值逾一成,令幼稚園資助不足的問題稍為紓緩。但在學券制進入倒數的最後一年,政府卻拒絕維持增幅,資助增長回落至通脹水平,不少幼稚園因而要增收學費,以彌補租金及教師增薪等開支。未來,政府表明免費幼教資助,包括教師薪酬,也只會按通脹調升,學校如何填補差額?對各持分者又有何影響?

按通脹調整增幅 營運問題陸續浮現

今年,幼稚園資助額僅按通脹率調升3.2%,導致相當多幼稚園需要加學費,平均幅度達6.2%,超越通脹水平。這對未來幼教資助額的釐定,無疑是一個警號。因為,未來免費幼教資助亦只會按通脹率調升,但分別是,現在學券資助不足,學校可透過收取學費彌補差額,但明年免費幼教落實後,幼稚園基本不能收費,即使可收費的也有限定項目和金額上限,對收生不穩定或小規模的幼稚園尤其不利。

事實上,根據本會調查所得,以免費幼教首年的資助金額,及按年以通脹調整幅度的方式,有逾七成半幼稚園表示不足以應付日後基本營運需要。所以,即使現有多個大辦學團體表明參與資助,但隨著校內資深教師比例日增,以及兩年過渡期津貼完結後,幼稚園營運問題恐怕會陸續浮現,有業界坦言擔心,屆時會出現「跳船潮」,不少幼稚園要無奈退出資助計劃,甚或被迫結束。

過渡期後 資深教師何去何從

免費幼稚園教育的落實,對幼兒教育本是一個可喜的新里程,然而,教育局採用的是以教師中位薪酬計算的整筆撥款,日後並只按通脹率調升,資深教師過渡期津貼亦只有兩年,成為政策的一大敗筆。不少學校正處於兩難:若只按通脹調整教師薪酬,或將中位薪酬變作頂薪,便等同否定教師資歷,對教師並不公道,也難留住人才發展幼教專業;若薪酬計算高於通脹,甚或按過去的薪級表調薪,成本超越基本資助,則兩年過渡期一過,學校將無以為繼,資深教師何去何從?

以人頭資助 小校或要「將貨就價」

免費幼教將以學生人數計算資助,無疑會加劇收生競爭,尤其是自2012年實施「零雙非」政策後,入讀幼稚園的人數已顯著放緩,收生競爭轉趨激烈,對於規模較小的學校來說,由於收生壓力較大,即使基本營運成本在比例上相對較高,也未必輕言收費或加費,有學校或可能要「將貨就價」,例如不能按建議將人手比例改善至1:11,或被迫裁減外籍教師或非編制的教學支援人員等。有校長更反映,可能連學生活動,例如校外參觀也要被迫減少,以節省營運開支。

資助政策衍生的問題,隨時令免費幼教偏離優質發展的目標。政府當務之急,是協助幼稚園順利過渡,保留資深教師人才,包括延長資深教師過渡期、重訂薪級表制度,並完善撥款機制,讓不同規模、照顧不同學生需要的幼稚園,皆獲合理的營運資源,改善教學條件和質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