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曦彤:淺談中學教育碎片化

踏入教學第五個年頭,效力過三間不同背景的中學,讓我意識到一個影響深遠,各同工卻又視若無睹,甚或無能為力的問題;由於政府近年的教育政策繁多而欠統整,學校內部出現形形式式架床疊屋的政策及小組。表面上看來,它們全面地照顧學生不同的學習需要,如資訊素養、德育及其他學習經歷等。但在前線工作的各位同工,定必發現這種散亂而堆砌的教育模式,正逐步侵蝕教育質素,使本應融通合一的教育體系,慢慢走向碎片化,甚至影響到最關鍵的教學效能。

以課程設計為例,如今的通識科為了迎合來自各方的期望,例如電子教學及公民教育的推行,紛紛在教材及課堂上加入相關元素,例如使用QR code或進行實地考察等。但由於這種實踐原本並不存在於課程,不少同工實際上只為了應付學校政策或教育局指示而修訂,同工為了適應相關安排,把可用於改進教材的精力及時間,投放於應對外界壓力之上,課程設計及教材等最核心最關鍵的部分則停滯不前。當這本末倒置的現象成為常態,同工的工作自然事倍功半。

各位可以想像,單單課程設計已出現如此嚴重問題,若情況發生在校政層面便更不堪設想。事實上,各小組部門之間各自為政甚或在工作上互相矛盾的情形並不罕見,但在面對各種教育政策的壓力下,卻又看似無可避免。要杜絕教育界的碎片化問題,除了業界必須要求教育局就各項政策撥出恆常資金以聘請人手,改善工作效率,更為關鍵的,可能是依賴各校致力尋找並實踐能融匯各種政策要求的運作模式,避免散件式地「交貨」,方能把分崩離析的碎片縫合起來。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