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仁啟:惠州西湖懷東坡

「羅浮山下四時春,盧橘楊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東坡居士謫居惠州,寫下此詩。當中流露對嶺南風物的讚美和依戀,但也不無自我安慰之情。

宋時嶺南乃蠻荒之地,是罪臣流戍之所。蘇軾少年英才,以《刑賞忠厚之至論》一文應禮部試,得主考官大文豪歐陽修賞識。歐稱:「讀軾書不覺汗出,快哉!老夫當避此人,放出一頭地。」當年蘇軾還是一位二十歲的年輕人,可謂前途無限!但他生性耿直,敢於發表個人看法。對剛推行的「熙寧變法」有所批評,結果惹來「烏台詩案」,險些喪命。舊黨復出後,盡罷新法,蘇軾又力陳新法有足保留者,未可全廢,結果又得不到舊黨的同情。從此,他的士途便是四處貶謫流徙。由黃州、杭州、惠州,最終貶到國土最南端的海南島。

我去過惠州幾次,每次都有機會到那裡的西湖走走。湖邊有蘇東坡紀念館,館的旁邊是蘇軾被貶時與他相依為命的侍妾王朝雲的墓。當年遠謫蠻荒,生活苦悶,幸得朝雲在側。東坡居士撫琴,朝雲起舞,面對惠州西湖十里荷香,水光瀲灩的美景,也許能暫忘貶謫的苦痛。可惜王氏病死惠州,東坡又再貶至海南島儋州,從此生死兩茫茫!

蘇軾才華橫溢,但一生仕途鬱鬱不得志。我們不禁要問,為何庸材往往能當道,而人才卻被糟蹋?對於上天的安排,蘇軾早已懂得自我安慰。也許因為在仕途上不得志,才能練就「三蘇」並稱的古文;「蘇黃」並稱的「蘇詩」;「蘇辛」並稱的「蘇詞」;北宋書法四大家的「蘇體」;還有由他所開創的「湖州竹派」!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