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那些我們有份做主角的歷史

專業分享 ■  陳仁啟

讀歷史可以分外國史、本國史及本地史。學習外國史,我們可增進知識,領略讀史的趣味。學習本國史,除了知識與趣味,我們尚有一份感情,這便是錢穆先生所說的「溫情」與「敬意」吧!那麼讀本地史呢?

長久以來,我們既學外國史,也學本國史。四大文明古國、文藝復興、法國大革命等固然是常識;黃河長江、長安洛陽、唐宗宋祖也足令我們發思古之幽情。那麼,你對自己生於斯長於斯的香港又認識多少?在課本上,我們讀到的本國與世界的歷史似乎比我們的本地史多!

十九世紀四十年代香港開埠。這是借來的時間,也是借來的地方。在這裡生活的人都是過客,居民如是,統治者如是。因此,讀歷史只有各自祖國的歷史而沒有這暫居地的歷史。

直到有一天,大家視這裡為家。看到社會的種種弊端不再視若無睹,不再抱著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態度。大家開始要為這個家爭取更完善的制度,希望有更美好的生活環境,因此,大家懂得呼喊,懂得爭取。因為視這裡為家,所以抗爭。

經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國共內戰及國內多次政治運動,避秦香港的人只有視此地為家,在獅子山下覓生計。「六六天星小輪加價事件」、「六七暴動」、「保釣運動」、「中文運動」、「七三文憑教師事件」、「金禧事件」、「反貪污捉葛柏」等的抗爭;然後是社會改進:興建公屋、廉政公署成立、九年免費教育、社會福利制度的建立、工業化等,這都是香港人的故事。後來大家共同經歷了香港前途談判、代議政制的發展、六四事件的傷痛、過渡期的恐慌、香港回歸等,這段歷史大家都是主角。

為何我們做主角的歷史,我們卻不能在課本上讀到?

巴黎有鐵塔、倫敦有橋、北京有長城,我們也有維多利亞港;英國有莎士比亞、德國有歌德、唐代有李白杜甫,不要忘記我們也有黃霑與鄭國江!

我們要讀本地史,這不是世界歷史中的本地史,不是國史中的本地史,而是香港人的本地史。
學習本國史要多一番感情,那麼學習本地史,感情是否要再濃烈些?這畢竟是我們有份參與的歷史!
年多前,教協將軍澳中心有感於社會人士對本地史認識的缺乏,嘗試與各個熱心於推廣本地史的機構及大學合作,希望把香港史帶給老師們,再由老師傳遞給學生,使香港人更加認識自己的歷史。適值明年是「六七暴動」發生五十年,本中心籌備了一系列講座及考察活動,讓學員了解這被視為「戰後香港歷史分水嶺」的史事,加深對香港的認識。
按︰「六七暴動」相關講座及考察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