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下的工會運動

工會教育 ■   權益及投訴部

相信大家對全球化(Globalization)一詞並不陌生。不過提起全球化,大家可能都會聯想到與工商業有關的活動,而曾經在香港舉行會議的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或世界銀行,就是為了面對全球化而衍生的全球性組織。大家曾否想過,全球化對工會組織亦產生了一定程度的影響?

全球化下各地的勞工運動

勞工權益及勞工運動面對全球化所受到的最大影響,莫過於資本的全球流動,以及國際勞動分工。跨國企業往往把不同部門,以及資本由已發展地區,轉移到發展中地區。這是因為已發展地區的工人工資較高、勞工保障較完善及工會的組織性較強;發展中地區在這幾方面往往相對落後,轉移便是為跨國企業帶來較低成本的勞動力,這就是產業外移的問題。

已發展地區與發展中地區的勞工權益,同樣受到跨國企業的產業外移所影響。跨國企業在已發展地區,往往最先把生產部門轉移,逐步到服務的部門。這些產業轉移帶來的後果,便是工人失業、凍薪或減薪的情況。對各地勞工運動的打擊,就是工會多年向這些跨國企業爭取改善僱員權益,也因企業遷離,爭取對象便消失,所有成果都化為烏有,更造成了以國家為邊界的工會組織和勞工運動的衰落。

工會如何對應全球化的挑戰

由於全球化是必然趨勢,於是有學者提出工會之間需要進行國際串聯,尤其在資本外移集中地,即是把發展中地區的工會組織串連起來,才能達到對抗全球化對勞工權益的影響。從這個方向對抗全球化的會議及連線便應運而生,就如「亞太勞動者連帶會議」(Asian Pacific Workers Solidarity Links,APWSL)及「南方關注全球化及工會權利連線」(South Initiative on Globalization and Trade Union Rights,SIGTUR)。

國際之間合作並不容易,因各地的經濟發展不同,政治意識形態取向亦有差異。APWSL 內曾就中國內地還是台灣的工會團體作為中國勞工階級代表,發生意見上的衝突,甚至令運作受阻。但這些國際上的工會連結,亦有成功合作的例子,就如 SIGTUR 於2000年的五一勞動節當天,發起三國罷工的聯合行動,抗議各國政府以新自由主義經濟為藉口,容許更多彈性僱用及推行一再剝削的勞動法,蠶食僱員的權益保障。參與的三個國家的工會組織為南非工會大會 (Congress of South African Trade Unions,COSATU)、印度工會中心(Centre of Indian Trade Unions,CITU)及韓國民主勞總(Korean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KCTU),而參與罷工的人數分別為四百萬、二百萬和十萬。

全球社會運動工會主義

上述跨國性的會議及行動,建立了新的各國工會組織連結工會運動模式,發展出「全球社會運動工會主義」(Global social movement unionism,GSMU),以應對經濟全球化的情況。這種工會運動強調以國際性視野,建立各國工會運動合作的聯盟方式,才能令工會運動有足夠的力量抵抗全球化經濟的影響,為全球勞工爭取合理的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