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史課程修訂座談會概要

教育局正就初中中國歷史課程修訂展開諮詢,教協會於10月15日舉辦了座談會,邀請教育局總課程發展主任李志雄、資深中史教師陳漢森、中國歷史教育學會理事梁超然、教協會教育研究部副主任陳仁啟出席,深入討論課程修訂的關鍵問題。

增加文化史,就能提昇學生興趣?

李志雄簡介了修訂課程的理念,重申現時課程太多,導致文化史、現當代史經常被忽略,故增加文化史的比重,並增設香港史,以提昇學生興趣。他指出,對照兩岸四地,香港現行課程稍為偏重了古代史,新課程提出「古今並重」,古今比例與其他地區相若。也因此不能再逐個朝代教治亂興衰,而是將歷史分為九個時期,統整學習重點。

然而,這個修訂方向惹來不少同工質疑。梁超然認為,修訂課程令治亂興衰的內容變得很割裂,學生在讀完三年後,能否對中國歷史有全的了解,並具備借古鑑今的能力,很成疑問。以往老師可以重點發揮的課題,例如北宋滅亡與岳飛事蹟,文天祥與香港的關係,都在新課程消失,反而學生一向「避之則吉」的南北朝士族政治則保留。此外,文化史亦向來不受歡迎,新課程重新包裝,是否就能提昇興趣?一些課題如石窟與繪畫藝術,許多專科教師都未必熟悉,兼教老師如何施教?
陳漢森表示,新課程增加文化史和香港史,老師們是「各有所好」。然而,並不適宜在每一個歷史時期都勉強加進去,他認為課程設計應以政治史為主軸,然後選取有重大影響的文化史及香港史內容。

香港史應著重甚麼?

陳仁啟特別提到香港史部分,認為開埠前的歷史流於民俗及掌故式,而精華是在開埠以後,但新課程卻沒有充分顯示香港在中國現代史的重要性,例如孫中山先生在香港的革命活動、省港大罷工等,都沒有提及。香港在近代中國政治動蕩中,往往扮演「安全島」的角色,由清末到1949年前後,許多人因不認同大陸政權而來到香港,還有1949年後歷次政治運動中,偷渡來港的難民,這些是我們父輩的歷史,但在諮詢文件中都未有提及。此外,戰後香港人意識的萌芽,公民社會的形成,通通沒有觸及,僅有「改革開放前後香港在國家發展角色的轉變」,似乎將香港史變成了附庸,這樣處理並不恰當。

課時問題如何解決?

新課程能否解決課時不足的問題?陳漢森引述教協會去年的中史調查,指出現行課程有九成以上的學校都教不完,學校的中史課節越縮越少。他估計,即使新課程作了刪減,仍然會有四成學校教不完。在課時不足下,老師都會以校本方式剪裁,課程宗旨容易淪為空談。他認為文化史和香港史部分可以再作精簡,「教得多不一定學得多,有時教少些,可以學得更好。」
李志雄表示,對比兩岸四地,香港分配予中史的課時並不算少,但每個課題要教到甚麼程度則較難掌握。修訂課程文件中標示了「預期學習內容」,有些課題期望教師不用深入教,藉以釋放課時。

洗腦疑慮因何而起?

相對其他學科,中史課程特別受到社會關注和爭議,有人主張透過中史科加強國民教育,因此亦惹來「洗腦」的疑慮。李志雄表示,無論是現行的中史課程,還是其他科目(如初中地理科、高中歷史科、通識科等),都會有培育國民意識、培養負責任的公民的目標,新修訂的中史課程亦沒有太大分別。
陳漢森指出,國民身分認同的對象,是文化、民族、國土,還是政權,其實未經詮釋。在網絡時代,學生可以接觸不同資訊,要灌輸國民身分認同並不容易,但老師的基本責任是提供事實與觀點,這和通識教育的精神是相同的。

陳仁啟同意中史課程一向有國民身分認同的成分,但為何從前不會擔心「洗腦」,現在卻疑慮重重?「政府近年做了些甚麼,令人產生這麼多的質疑?這是政府需要反思的問題。」

諮詢能否廣納前線意見?

諮詢期本月底屆滿,主持張銳輝提出能否延長,李志雄表示編審教科書需時,明年5月就做第二輪諮詢,10月尾就要確立課程,因此難以再延長首輪諮詢。

>> 講座重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