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學生自殺   豈能迴避制度問題

本報記者

上學年學生自殺個案急增,政府於今年3月成立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委員會),轄下設五個小組,分別就精神健康、家庭、學校、媒體及大專院校進行研究,預計本月底提交終期報告。至於7月已公布的進度報告,註明是仔細討論精神健康及學校工作,之後則研究家庭、媒體及大專院校小組的建議。換言之,這份進度報告應集中論述精神健康與學校層面的問題,但觀其內容就只有精神健康的病理分析,沒有檢視學校層面的問題,遑論觸及教育制度。近日,局長吳克儉引述終期報告,指個別學生自殺與未做好生涯規劃有關,將問題簡單化,更引來了社會反彈。

不從教育制度及資源問題著手,就不能觸及問題的核心,建議就顯得蒼白無力。進度報告提出了11項措施,包括簡化優質教育基金(不多於15萬元)申請,用以推廣精神健康,有報道指至10月中僅得兩校申請,有校長更直言,以一次過的基金解決持續問題是「對錯口」。委員會亦提出,學校應加強及早識別及介入的工作,例如訓練教師作為「守門人」,為教師制訂更有系統的培訓架構;及教育局進一步優化和發展甄別的工具和資料等。這些建議在前線教師眼中,感覺也非常「離地」,皆因教師作為守門人,當前最欠缺的不是培訓和甄別工具,而是與學生緊密接觸、建立長期互信,以盡早發現問題並及時支援的時間和空間。

為何不深究機制失效的原因?

其實,早在今年3月分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上,教育局就學童自殺問題提交的文件當中,已列出與委員會建議類同的現有措施,包括在及早識別和介入機制的問題上,局方建議學校採取「三層支援模式」,當中不只教師,還有輔導人員及專業支援人員,提供不同程度的識別及支援;同時也羅列了各式各樣相關的教師培訓課程,更用了不少篇幅介紹局方提供的專業支援和指引等。教育局書面回覆議員,亦聲稱「有機制識別和支援有精神健康需要的學生」及有「推動學校加強預防措施,以減低學童自殺事件的發生」。委員會經過新一輪研究,為何只重提教育局聲稱已有的機制和措施,而不深究這些措施和機制失效背後的原因?

教協會今年4月聯同「防止學生自殺民間聯席」向委員會提交報告書,本會的重點正是針對教師和社工在識別和介入方面所遇到的困難,探討「三層支援模式」失效的原因;此外亦從課程、考核、升學出路的層面,務求從制度上源頭減壓,減少自殺風險的個案。但進度報告非但沒有著眼制度問題,就連學校社工及輔導資源不足,亦隻字不提。

學生接連輕生  制度亮起紅燈

我們強調,學校本是其中一個最能為學生張開保護網的地方,但關鍵的問題是,教師職務不斷膨脹,教學及輔導工作一直被壓縮,教師要與學生有深度接觸並跟進輔導,變得有心無力;加上本港班師比例落後,縮班令教師編制進一步萎縮。政府近年更慣以合約教席供學校應付恆常工作,合約教席年期短、流動率高,難與學生建立持久關係,這些都是令守門人功能失效的重大原因。還有教育制度衍生的壓力,例如小學TSA操練、公開試評核的壓力、主流課程的單一、大學升學的瓶頸等問題,教育局都不能迴避。

進度報告只輕輕帶過一句:有部分委員認為「教育局應考慮檢討教育制度作為長遠措施」,遺憾的是,這並沒有納入成為建議的一部分。據報章報道,在最終報告亦不會就此提出詳細措施;在人手方面,也只建議檢討教師資源,以推動精神健康教育,但仍堅持不肯增聘人手改善班師比例。接連有學生輕生,已不只是個人問題,社會和教育制度都已亮起紅燈,委員會必須聽取意見,在終期報告提出檢視制度的具體方向和措施,並切實投入資源改善整體教師比例及輔導人手等,以及早預防和遏止悲劇的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