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成學券幼稚園曾現虧損 加強監管雜費 不足以解決問題

本報記者

前言:幼稚園雜費問題一直受社會關注,特別是今年因為學券資助增幅只按通脹率調整,於是不少幼稚園被迫大加學費之餘,雜費亦要上調,有幼稚園雜費高達8,000元。不少家長因而希望政府在明年落實免費幼兒教育時,可加強監管幼稚園雜費的項目和水平。不過,有業界同工亦指出,實施免費教育未必能下調雜費,因未來資助增幅若仍然只按通脹調整,而幼稚園基本不能收學費,則雜費水平更難有下調空間。

現時教育局容許學券計劃的幼稚園,向家長收取費用購買教育用品及提供收費服務,而毋須事先獲當局批准,但局方有訂定規則和指引,包括規定雜費所得利潤,不得超過向供應商購貨成本的15%,並且必須撥回作學校營運和提供幼稚園教育服務之用,至於售賣課本則不得獲取任何利潤等。

審計署於2013年3月發表報告,表示審查有關措施時,有幼稚園把雜費收入撥入「其他營運收入」項目,而非指定的「商業活動利潤∕虧損報表」中,因而免受利潤上限規管,個別幼稚園雜費收入達學費收入的24%至44%不等。當局為此修訂指引,例如說明應如何記錄商業活動的收入,及清楚界定何謂「商業活動」等。

由於涉及公共資源,的確有必要監管濫收雜費,但單從加強監管並不足夠解決問題。關於這方面,負責研究審計署報告的立法會政府帳目委員會,在幼稚園雜費的問題上便提出質疑:「學券計劃下的幼稚園既然必定為非牟利幼稚園,它們到底能否在校舍租金高昂的情況下在一個全私營的市場中營運」。資料顯示,2010至2011學年期間,有達279間(37%)學券幼稚園錄得淨虧損,當中20所淨虧損額達100萬至200萬元不等。可見租金、設施維修保養、教師薪酬提升等原因,令經營成本不斷上漲,但學券資助不足,照顧基層家庭的幼稚園未必可加學費,有些可加但卻受制於學費上限,相信都是幼稚園收取雜費作補貼的重要原因。

資助主要抵消學費   營運經費未必增加

政府推動免費幼教每年增加26億元經常性開支,或會令家長以為幼稚園資助理應會大增,卻未了解政府的新增資助,主要是抵消家長的學費,加上資助額低於現有學費上限,幼稚園的營運經費不一定可以增加。由於15年免費教育下,幼稚園基本不能收學費,營運壓力不輕,我們要求政府確保為幼稚園提供足夠資源,首要改變以通脹調整資助的做法,特別是教師薪酬部分,應計算年資的增薪,直接全額資助幼師薪級表,並盡快展開校舍規劃等,從而減低學校要以雜費補足營運開支的需要,或被迫退出資助計劃的可能。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為監察政府落實15年免費教育而成立了「研究落實免費幼稚園教育小組委員會」,本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是副主席,委員會於今年1月提交報告亦贊同,應探討方法防止幼稚園收取高昂雜費,然而「在這過程中,政府當局應與幼稚園界別保持對話,並考慮各類幼稚園的營運需要」。委員會原則上同意教育局加強監察的角色,例如收費,但也關注到額外的行政工作,特別是支援人員不足的小規模幼稚園,委員會促請當局精簡各項程序,尤其是在擬定合適的幼稚園管治架構時,建議可按需要作出過渡安排,在達到監察效果的同時,也盡力減省幼稚園遵守規定的行政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