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人有權選特首? 誰為選民定分界?

本報記者

每年進行選民登記時,不少教育界的同工均會查詢自己是否合乎資格登記成為教育界的選民。然而,對於誰人可以登記為教育界選民,法例其實存有灰色地帶,甚至因而造成不公平的情況。

大專界的界線較其他界別模糊

現時立法會功能界別及選舉委員會的選民界線,分別由《立法會條例》和《行政長官選舉條例》指明。對於中小學及幼教界的同工,他們的界線是十分清晰,只要是註冊的檢定教員、全職的准用教員或註冊學校的校董,便可以登記成為教育界的選民。而對於大專界的同工,兩條條例皆指明在以下機構「從事教學或研究的全職學術人員及同等職級的行政人員」,就可以登記為立法會教育界選民及選舉委員會中高等教育界的選民:

  • 獲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UGC)撥款的院校;
  • 香港演藝學院;
  • 香港公開大學;
  • 由上述3者設立的機構;
  • 根據《專上學院條例》註冊的認可專上學院;
  • 根據《職業訓練局條例》設立的科技學院(例如IVE);及
  • 提供及頒授已記入資歷名冊的專上教育資格的機構。

但何為「全職學術人員」?何為「同等職級的行政人員」?兩條條例皆沒有進一步的說明。因此,多年以來,選舉事務處皆是依靠校方確認申請人是否符合資格登記為教育界及高教界選民。然而,記者發現不同院校對相關範圍的界定存有巨大差異,造成不公平的情況。

「講師」不是學術人員?

一般來說,助理教授或以上的教研人員,均可以登記成為教育界及高教界選民。但例如講師(Lecturer)、導師(Instructor)、教學助理(Instructional Assistant∕Teaching Assistant)等是否可以登記,則要視乎所屬的院校在向選舉事務處遞交選民名單時有沒有連同講師、導師及教學助理的名單一併遞交。不同院校的做法欠缺透明度,公眾無法監查院校的劃分是否公平和合理。

據教協收集到的資料,大部分受公帑資助的院校均是將選民的名單與校內校董會的選民名單掛鉤,即只有有權選校董的教職員,方能夠登記成為教育界選民。至於講師、導師、教學助理及其他行政職級的職員是否可以投票選校董及登記成選民,不同的院校卻有不同的分界。教協會長馮偉華指,現時由院校自定準則,相同職級的同工在不同院校有不同的權利,造成不公平的情況,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參選資格則由選舉主任決定

與選民登記的資格不一樣,參選立法會教育界議員及選舉委員會高教界選委的資格,則是由選舉主任而非院校決定。根據《立法會條例》及《行政長官選舉條例》,只要選舉主任信納獲提名人是「與該界別有密切聯繫」,便可以成為候選人。雖然政府未有清晰地界定何謂「密切聯繫」,但參考以往參選立法會功能組別及選舉委員會的表格,「密切聯繫」的門檻有可能比登記為選民為低。例如只要於相關行業任職一段足夠長的時間,或是相關行業工會的職員,即使不是名列院校的選民名單,仍然有機會可以參選。

政府有必要作出檢討

馮偉華認為,政府有必要檢討現時教育界及高教界的選民登記制度,確保不同院校的同工均享有公平的權利登記為選民,終止現時不公平的情況。馮偉華同時重申,教協要求於2020年前取消所有功能組別及盡早落實普選行政長官;只要落實雙普選,才可以從根本解決選舉不公平的問題。

如同工欲知道是否可以登記為立法會教育界及選舉委員會高教界選民,請盡早進行選民登記,選舉事務處會以郵件回覆是否成功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