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學生一起挑戰權威

張 往

阿杰是我的一位中五學生,同班同學都直接叫他做「班長」,他既是風紀隊的重要領袖,又是德育及公民教育領袖生的骨幹。校內師生都不會否認他一直是眾人眼中的典範。他勤勉而認真做事的態度,就連作為老師的筆者,也不禁由衷佩服。然而,最近偶然的一次對話,他卻發現我們彼此的價值觀有明顯差異。

「服從不就是成年人世界的核心價值嗎?」他問。

「為甚麼你有這種看法呢?」

「我們作為學生,在學校就是一直被灌輸不同價值觀標準,難道不是嗎?」

「作為老師,我的專業是透過經驗引導同學去探索知識,例如在通識課堂討論爭議時,你們就有建構個人觀點的空間和自由。」

「所謂引導,其實只是學生去摸索老師的觀點和角度,然後去跟從而已。我們可以選擇不做功課、不面對測驗考試嗎?」

我心裡遲疑了一下:他在這開放的對話情境中流露的想法,看來是日積月累的強烈感受,更可能是教育環境下的典型……於是,我決定展開更深入的討論。

「你的觀察是有意思的。事實上,假如學生有動機主動提出學習方向和內容,老師又怎會反對而強迫學生接受既定的一套呢?老師所做的,只是以他的判斷嘗試去創造一個學習空間,讓學生在其中有所發現和得著。」

「但是……學生不是應該聽教聽話的嗎?就如子女要孝順父母,學生又怎可能違抗老師的心意呢?」

「對我來說,學生不接受老師的觀點,絕對不是大逆不道。這反而是證明學生懂得作批判思考,有反思能力呢!」

「阿sir,我要去當值了!」小息鐘聲響起,對話進入尾聲。最後,他告訴我,從來沒有老師跟他說過類似的話,所以感到正在承受一種突如其來的衝擊,令他感到無所適從。

啟蒙的種子會否開花?我不敢肯定,但願意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