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不彰年代的教師自處之道

近月香港社會紛擾亂局的劇變確實始料不及。這不僅是立法會議事堂內翻起的宣誓程序風波,卻是觸發人大斷然主動釋法,罔顧「一國兩制」的初衷原則,撼動了香港法治核心價值的磐石,令人憂悒不已。

這幾年來香港社會已呈露撕裂的兩極化現象,如今恐怕更一發不可收拾。學校裡課堂內早已不是教師自以為能夠安身立命和可以持守本業職分之所了。干預校政專業本位的行政主導措施、衝擊教師專業自主的強權政治手段,以及矮化教師在教育政策制訂過程中的專業角色等,充分反映在「國民教育」課程設計、《基本法》教學內容、「身分認同」探視和「港獨思潮」討論的議題上,有關框框條條的指示卡壓在教師身上。

不過,筆者以為教師一向自許為專業人士,便應該在此時當刻凸顯專業人士應有的識見、言行和承擔。在黑白混淆和時局危困之際,有識之士敢於挺身彰顯個人情操和伸張社會公義實在並不容易。筆者希望「時窮節乃見」不只是文天祥直抒胸臆的一廂情願,「疾風勁草」不只是詩人尋章的偶爾擇句,而「傲雪寒梅」也不只是畫家腕底的數抹彩筆。

筆者當然理解嚴冬的艱難日子並不好過,還是籲請各位教師謹守專業崗位,堅定的是其是非其非,竭誠的捍衛社會公義,有所為而量力而為,切勿隨波逐流,更不要合污同流,以至淪落為無恥下流。

出版部主任 陳國權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