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最終報告》
不投入資源 不改善人手 不檢討制度 防止學生自殺淪為空談

本報記者

教育局委任的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委員會),經過逾半年研究,上周提交最終報告。記者會上,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多番強調,報告指出教育系統所造成的學習壓力與學生自殺無明顯和直接關連。本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則表示,據知是局方要求在報告內加入這論述。由此不難理解在教育層面上,為何只著力改善認知和協調機制,或要求學校加強現有措施,但實質資源增長卻少之又少,特別是中小學亟待改善的整體教師及輔導人手、大學升學出路,還有教育和測考制度為學生帶來的壓力等,完全沒有具體建議。葉批評局方試圖開脫責任,並反問局長吳克儉,面對學生自殺的嚴峻情況,是否真的問心無愧。

委員會報告分析過去3個學年共71宗學生自殺身亡個案(38宗中小學及33宗大專院校)。33宗大專學生個案中,有過半數呈現不同類型的壓力,如財務困擾和學習壓力等,部分曾表達自殺念頭及自毀行為;而38宗中小學個案中,亦有9人曾表示遇有相當大的學習困難。但基於成因複雜,涉及精神病、人際關係、家庭不和等,結論是:教育系統所造成的學習壓力與學生自殺無關。

局長虛應故事 政策檢討不了了之

這個說法其實極為取巧,自殺個案成因複雜,要確證直接而明顯的因果關係絕不容易,但並不代表就此可將問題個人化,或斷言與教育系統無關。事實上,官方過去亦非沒有學生自殺與學習壓力的研究數據。社會福利署曾委任檢討委員會進行研究,《檢討兒童死亡個案先導計劃檢討委員會報告》發現,06年的自殺個案中,有學業問題的學生佔35.7%;《兒童死亡個案檢討委員會》亦分別就08及10年的個案進行研究,前者的有關比率為42.3%,後者更識別出有逾半學生的自殺成因,是與學業問題或/和憂慮未來有關。香港青年協會今年8月亦訪問逾4千學生,逾一成自評有焦慮,而有負面情緒的四成學生中,測考是最大的壓力來源。

雖然報告提到,有委員提出教育局應就教育制度的相關範疇進行檢討,但基於沒有實質建議,也沒有行動計劃,局長亦只虛應故事,表示局方一直有檢討政策,恐怕建議最終不了了之。

委員會主席葉兆輝教授在報告序言提出,「學校需要支援以騰出時間及空間去關愛他們的學生」。的確,中小學教師最欠缺的不是培訓和甄別工具,而是與學生建立關係的時間和空間。教協會指出,大專院校教師的處境其實也相差不遠,教資會撥款機制促使院校為了競逐資源,愈來愈側重研究成績,教師的教學本位不斷受衝擊,與學生接觸的時間不免要縮減,師生關係較過去薄弱,要擔當「守門人」角色愈來愈難。部分院校輔導人員也見不足,學生約見也要長時間輪候。在學生方面,大學近年普遍較著重學術成績,學生學業壓力較過去大,加上每年共六、七萬學生在修讀各級的自資課程,學費高昂致學債高築,不少要面對沉重的經濟壓力和對前途的憂慮,相信是大專學生壓力的一個重要源頭。

針對這一點,報告有提出部分委員認為,應提供更多公帑資助的學士學位課程學額,及締造青年友善的社會環境,鼓勵年輕人參與社區事務,不過在正式建議中全部「被消失」。報告反而提出,「現時學生有很多出路選擇,而且有各種計劃協助學生作選擇」,關鍵問題是「部分家長及學生似乎對這選擇欠缺全面認識」及「部分家長不接受升讀大學以外的升學和就業選擇」,因此只建議加強宣傳工作和認識生涯規劃。

設立跨部門委員會訂立具體行動方案

沒有制度檢討、沒有資源投入、沒有人手改善,要防止學生自殺,只會淪為空談。政府當務之急,是立即成立更高層次的跨界別委員會,就人手資源提供建議,讓學校三層支援架構有效推行;並就教育制度的各個環節,包括小學TSA、中學課程及考核、大學入學機制和學額規劃等,制訂全面檢討的行動方案和時間表,務求在教育及學校層面,將學生自殺風險的因素減至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