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A未能有助改進學校

立法焦點。葉建源

考評局上星期發表了上年度小三TSA試行研究計劃的成績報告,顯示評核的題目難度降低了,至於學校比較注目的達標率,今年也維持穩定。除此之外,這份報告無論內容和格式,均與過去每年考評局公布的成績報告大同小異。是次研究計劃的基本形態,其實與過去並無大分別。我認為這正正未能顯示題目深淺對TSA帶來甚麼重要意義。

很可惜,成績報告沒有觸及家長和老師最關心的考核壓力和操練問題,教育局也沒有就本年度是否全面恢復小三TSA作出結論。我要重申TSA的正面成效成疑,負面影響則非常大,教育局沒有充分理由全面恢復小三TSA,局方有責任就整個TSA進行深入的政策實施評估。

關於TSA的政策研究,我雖然不是政府,沒有龐大人力物力,但也在過去數月,聘請了研究員,專責深入進行TSA的研究。研究涵蓋三方面,包括文件研究(Documentation analysis)、數量化研究(教師意見調查)(Quantitative study)和質化研究(持分者深入訪談)(Qualitative study)。

翻查文件有重大發現

就質化研究方面,我的研究除了檢視相關的政策文件及回顧文獻之外,還開展了持分者的深入訪談。被訪者包括:辦學團體成員、校長、副校長、主任、教師、學者、考評局高層成員,以及前教育局官員,共18人。可惜教育當局婉拒了訪談要求,令我們無法直接了解官方的意見。

在翻查相關文件的過程中,我的研究發現了當時的教育署在1999年撰寫了一份公開文件,就「擬議的核心能力評估」提出一系列考慮因素。該文件仿如「預言書」一樣,點出了TSA可能產生的問題,例如:

  •  「一項測試的整體設計,取決於測試的目的。……不同的目的,不一定能夠兼容配合。」
  •  「問責所產生的第一個問題,是如果測試成績直接引致獎懲,這個測試便關係重大,成為一個高風險測試。……測試可能對學校的教學產生反流效應,例如縮窄/扭曲課程、採納不理想的教學模式,以及進行無意義的操練。」
  • 查閱數據方面,須考慮「資料被濫用的機會有多大?……當局須避免測試結果遭到濫用,這點至為重要。」

這份由當局撰寫的文件所提出的預警顯然沒有獲得當局的重視,以致當局在TSA推行之初,已經走上「歧途」。

整個TSA最關鍵的問題,是政策是否能夠達到預期成效。當局一直聲稱TSA可以改進學校和系統監察,學校既可以利用TSA評估的反饋訊息提高自身的教與學水平,「為未能達標的同學及早進行支援及輔導」;政府更可以為有需要的學校提供支援和監察教育政策執行的成效。

教師未能了解學生出錯原因

但事實上,我的研究顯示,並無證據可以證明TSA對提高學校的教與學水平有明顯幫助。很多老師指出,TSA報告無法讓他們了解學生出錯的原因,只能「靠估」。對於具體改善教學的回饋,如學生如何犯錯,教學如何改善等,TSA報告一概欠奉。至於系統監察,也沒有任何資料顯示教育局曾利用TSA報告的資料採取實質的跟進行動。我曾多次在立法會會議上追問,均不得要領。

總的來說,在為有需要的學校提供支援和監察教育政策執行這兩方面而言,沒有證據顯示TSA有任何實質成效。「問責」並非TSA的原意,但實施之後,成了教育當局隱性的目的,從而衍生了大量副作用,即是我和教協會一直指出評估的異化和變質的情況。

我建議政府首先不應恢復小三TSA,更要重整應試文化,重新思考「問責」的執行情況,以兒童健康成長為最高原則。當然,為了這項關係眾多師生家長的政策,教育局必須開展深入研究,才能重建持分者對政府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