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性框架協議 (Global Framework Agreement)

工會教育。權益及投訴部

上期提及工會在全球化下所面對的挑戰,以及新建立的國際合作和連結模式。今期希望為大家介紹另外一種的應對方式,就是「全球性框架協議」。

適用於全球的勞工權益條款

「全球性框架協議」主要是針對跨國企業的一個策略。一些國際性工會組織與跨國企業簽訂了協議,有關協議條款便屬於全球性的規範,且不限於直接受該企業僱用的員工。意即跨國企業A與國際性工會組織B簽定了「全球性框架協議」,當A進駐香港發展業務成立公司時,員工組織成立工會;這工會若加入成為國際性工會組織B的成員工會,便能享有A與B所簽定的「全球性框架協議」中所列明的條款。

另一個情況,若某一跨國企業甲在某地區的員工已成立工會多年,一旦甲與國際性工會組織乙簽定「全球性框架協議」,只要該地區的工會加入乙,便即時享有甲與乙所簽定的「全球性框架協議」的權利。

ISS — 在香港的「全球性框架協議」例子

其實,這些「全球性框架協議」也出現在香港。ISS是業務遍及全球,是專營外判清潔服務的跨國企業,更是香港單一最大的清潔服務承判商,聘用清潔工人超過一萬人。ISS於2008年與國際服務業工會(UNI)簽訂了「全球性框架協議」,其中承諾ISS不論到甚麼地方投資,均須尊重及落實工人組織工會的權利。這點非常重要,將有助企業投資新地區時,減少工人組織工會的障礙,更易集結工人力量,為自身爭取更合理的勞工權益。

因此,在這條協議下,於2011年年底,UNI便與美國服務業總工會(SEIU)合作,支持職工盟屬會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在香港開展ISS清潔工人組織計劃。計劃的內容是透過運用經ISS簽署的「全球性框架協議」,要求ISS的香港管理層容許工會進入工作場所組織外判清潔工人。

2015年H&M與國際工業會(IndustriALL Global Union)和瑞典貿易工會(IF Metall)簽署了「全球性框架協議」,內容包括自由結社、集體協商等。到底「全球性框架協議」,對香港H&M的工會發展又起著怎樣的作用,相信關心勞工權利的你一定要密切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