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司愚不可及的司法覆核

明 風

由立法會全體議員進行宣誓的一天開始,到法庭審理完梁特的司法覆核那天止,期間無論有什麼擾攘,這個宣誓事項仍在程序之中。這程序無論是否列於大會議程,依例必須盡快完成,否則未完成宣誓的個別議員白領薪津而不能參予會議討論,故梁特禁止立法會主席去完成整個宣誓程序,無論是否依法有據或理由充分,以至愛國的情操多高,都是一個錯誤和愚蠢的決定。

事實上,經選舉主任宣布參選人已當選立法會議員一刻起,各立法會議員身分已確定,至於宣誓,是要鞏固其恪守承諾的一項儀式,如果行政長官要履行基本法賦予他的責任,第一步是不阻止或甚至必須時予以協助,以至建制內的宣誓快走過場而立即展開工作,其他高官和次級議會以至業主立案法團委員亦如此。

如果立法會議員在宣誓程序出了問題,我不管行政當局有否支援立法會秘書處或就議員的宣誓程序和態度作過指引,行政官員卻如何也不應阻擾這個立法會首要和必須的程序。像今次行政濫用司法和干擾立法,如胡國興法官所指「難睇」外,更曲解行政主導的原意。

即使梁游劉首日在立法會秘書前的宣誓出現嫌疑或觸犯條例,算那次宣誓失效,聰明的做法是由立法會主席先完成整個宣誓程序,再由該會的眾民意代表於大會中加提討論「梁游的宣誓是否無效」,結果亦可引至「港獨分子」失去立法會議員身分的,故這不急於一時,而討論亦可放在立法會重要議政事項之後,以免立法會的日常監督工作受延誤。

我不想提其他理由說特首的決定是愚蠢了,因如作為其選舉工程的一步就可變成高明……只是從現在立法會開局的混亂和停頓狀況看,有牽連社會各界的嚴重紛爭和司法界被迫捲入漩渦,有可能引起港人進一步撕裂等,一定不是香港之福,而當香港的法制再遭其他踐踏,更是香港之「覆」了!

鄧小平說過,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行政當權者是次司法覆核的申請,除了假為某些有玻璃心的建制人士有對號入座後的雪恥感外,收到實踐後使香港更趨和諧及安定繁榮的效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