鎂光燈外的教育 — 專訪教協總秘書鄭壽良

教協報記者

「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這句出自韓愈《師說》的名句,可謂道出了身為教師的使命。然而,對在群育學校任教廿多載的本會總秘書鄭壽良而言,老師的職責不僅只有傳授道理、講授知識及解答疑難,因為在鎂光燈外,有一群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孩子,正在苦候社會正視他們的教育困境。作為他們的老師,更要看顧各人的特殊需要,助他們在成長路上斬荊披棘,成為他們最堅實的後盾。

鄭壽良熱心服務教育同工,加入教協理事會已有12年。

教師工作不僅是「傳道、授業、解惑」

今年五月政府商討將東灣莫羅瑞華學校遷校屯門,鄰校校長明言反對,認為群育學校是一顆「炸彈」,由此大抵可以看到群育學校依舊被貼上各種各樣的負面標籤。但事實上,入讀群育學校的學生,並非都是「頑劣」、「唔聽教」,亦有因為家庭問題,或是有特殊學習需要(SEN)而不能適應主流學校的學生。對於群育學校的學生而言,他們所需要的教育,不單止是知識的傳授,而是關心和諒解,鄭壽良認為:「面對這些學生,首先要讓他們不抗拒你,所以關係的建立是最重要的。他們接受你之後,才會願意聽你講授的課題。」鄭壽良閒時愛與學生談論NBA,亦會盡力了解他們的興趣,與學生亦師亦友,可謂是他與學生相處的第一步。

對於某些學生而言,老師的角色不單是學習的對象,更可能是他們僅有的依賴。鄭壽良坦言學生不只一次在重要關頭找他幫忙,有時學生犯事,鄭壽良總是立即趕到警署協助學生。「有一次一個學生入住中途宿舍,相關人員要他在短時間之內找工作,他也是第一時間來找我,於是我拿出一些報紙,和他一起『圈』招聘廣告,最後替他找到一份電單車店的工作。」鄭壽良說上次去台灣旅遊時巧遇這位學生,發現他在當地開設了一間炸蝦餅小食攤,見到學生自力更生,有所作為,作為昔日老師他亦感到十分欣慰。

融合教育的困局

要建立良好的師生關係,鄭壽良表示小班教學是不可或缺的一環,「群育學校的學生除了行為情緒問題之外,也有很大的學習差異,有些同學很聰明,但亦有各種類型的學習障礙,如讀寫障礙、過度活躍、專注力不足等,所以小班教學很重要。現時群育學校一班十二人,假若同學有疑問,老師可以立刻回應;相反現時主流中學一班三十多人,老師很難照顧到所有學生」。

推行融合教育將近20年,根據立法會報告顯示,雖然近幾年教育局增加了對SEN學生的津貼金額,但2014年被評估為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人數,相對於五年前卻上升了約92%。教師需要照顧愈來愈多的SEN學生,但資源緊絀,中學小班教學更是遙遙無期,鄭壽良說:「我很同情現時在主流學校教融合班的老師,一方面他們的資源沒有特殊學校多,另一方面他們要處理形形色色的SEN學生,可能有自閉症的,亦可能有其他障礙的,不似特殊學校專門收取某些類型的學生,可以具經驗地妥善處理學生問題。」在現時的融合教育政策底下,教師不足、支援短缺,犧牲的是學生福祉。

鄭Sir在香港青少年培育會陳南昌紀念學校任教,這是他與李錦明校長的合照。

再思特殊教育的精神

訪問途中,筆者問到鄭老師對於現時特殊學校依舊受到歧視的看法,他說:「最困難的是,社會上沒有很多讀過特殊學校而又有很大成就的人,市民很難對特殊學校的學生改觀。」事實上,回顧過去幾十年特殊學校的發展,我們的教育政策,似乎沒有為這些學生提供一個光明的未來。對於有殘障、學習障礙、精神情緒問題,又或是曾經誤入歧途的學生,政府又有否給予他們足夠的支援和幫助,讓他們不用困於「輸在起跑線」的魔咒?

猶記得電影《天生不是寶貝》中16歲的黑人女孩因家庭暴力、虐待問題而要改讀非傳統學校(Alternative School),幸得校中老師的關懷及照顧,讓她走出陰霾,不僅慢慢的識字,也漸漸拾起對未來的信心和希望。雖然戲不如人生,但正如電影所述,不論學生天資高低、背景迥異,教育的精神就是要讓學生對未來抱有希望。對於鄭壽良而言,這也許是在「傳道、授業、解惑」以外,身為老師的一項重要使命。

(訪談系列之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