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敬天台農莊 實踐價值教育

葉建源

位於九龍灣的佛教慈敬學校,一向是綠化和環保支持者。因著學校的宗教背景和辦學理念,在排除水源和資源等「萬難」後,學校自2009年開始,在地面的蔬菜園和香草園以外,毅然更上「七」層樓,將天台籃球場開墾成為「慈敬心靈環保農莊」。經過多年的用心灌溉,這個非一般的天台,豈止是種植蔬果和中藥的農莊,更是培育學生正確價值觀的教育心田。

>> 慈敬導賞 (部分照片由學校提供)

莊聖謙校長(後排左七)、黃夏玲助理校長(前排右一)和李佩盈老師(後排左二)身體力行,實踐價值教育的理念。

愛心、恆心、責任感

雖然霜降已過,但「秋老虎」的威力猶在。探訪當日,我獲學校安排參與慈敬農莊的聯課活動。天台日照特別猛烈,我們這群城市農夫頂著三十多度高溫,還未開始耕作已汗流浹背。在老師講解和分工後,小農夫立即各就各位,分頭負責除蟲、除草、翻土和收割。透過實地觀察,小農夫對農作物的生長周期、植物分類和生態平衡等已有基本認識,對於親手栽種的小生命,他們更是愛護有加,愛心、恆心和責任感也油然而生。

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探訪前的一星期,師生預知颱風來襲,已將農作物移入室內。豈料蘿蔔苗因為吸收陽光不足,最終只見葉子而不見蘿蔔,更難以預計的事情也發生了!溫室前一條小罅隙,竟被鳥兒乘虛而入,將師生的心血,包括珍貴的「羽衣甘藍」全都吃光。對於這次「百密一疏」,小農夫不但未感氣餒,更自言會從中汲取經驗,與老師再研究方法「堵塞漏洞」。
「當初有蜜蜂飛過,嚇得我們連工具也拋掉」。就讀小六的芝芝和曉晴笑著對我說。她們自小已非常怕蟲,但經老師講解昆蟲在物種世界的角色,加上習慣成自然後,怕蟲恐懼症便不藥而癒。藉著每次種植的時間,老師從中了解小農夫的內心世界,遇上反叛或偶有情緒低落的學生,透過收成建立自信、透過鋤泥發洩情緒、透過分享學習互愛,這正是師生建立互信和提升抗逆能力的「自然療法」。

規模雖小意義重大

「學校好比農莊的土壤,自小教導孩子正確的價值觀,讓孩子茁壯成長。」慈敬學校校長莊聖謙形容農莊規模雖小,但卻意義重大。學校早已實行專科專教,適逢現任助理校長黃夏玲對種植素有心得,主修常識科的李佩盈老師同樣是經驗豐富,於是莊校長便按老師的專長和興趣,分配老師工作,包括結合農莊的成果,在不同的科目上活學活用,即使在STEM教育一樣大派用場,例如教導學生認識食物標籤和植物基因、測試泥土酸鹼值,又共同研發自動滴灌裝置等,師生都樂在其中。事實證明,學生特別喜愛進食親手種植的新鮮蔬果,並學懂避免進食「垃圾食物」,從而培養健康的飲食習慣。

我問莊校長,環保農莊對學生最大的得著是甚麼?莊校長說,價值教育不一定是高深的硬道理,正如刻苦耐勞、感恩惜福,這都是小農夫在種植過程中的體驗。潛而默化,孩子也從中領悟愛惜生命和尊重別人的道理。這令我不禁想起教育局處理學童自殺的例子,人與人之間的關懷與互信,像老師透過種植,陪伴學生走過人生的風雨,本是簡單直接和自然不過的事情,甚至是防止學童自殺的最佳防線,奈何師生在現有的教育制度下,被壓得透不過氣來,教育局若不從源頭解決,只著重事後補救措施,本末倒置,不言而喻。

小農夫對農莊充滿感情,對於除蟲和翻土這些基本工同樣全情投入。

小農夫芝芝(左二)和曉晴(左一)從種植中學習克服困難,並感謝老師的教導與同行。

 

看到植物開花結果,那份滿足和喜悅,非筆墨所能形容。

慈敬農莊每星期都有不同的收成,小農夫分享的,不單是新鮮農作物,還有一份愛心與敬意。 —

農莊小百科

在種植過程中,鳥蟲侵蝕農作物實在所難免。曾試過有蝸牛在一日內吃光整塊菜田,但佛教不主張殺生,加上農莊奉行有機種植,不能使用殺蟲劑,老師則教導學生依循生態平衡,例如種植不同科類的植物,又或在多蟲的植物旁邊加種蒜頭,避免生態失衡。對於農莊的收成,老師亦有一套分享的心得,例如首輪收割會先孝敬父母,次輪可用作敬師或鼓勵摯友,而師生更會不時落區,將愛的種子傳送到社會的不同角落。